62.第62章 三觀不正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4:52
A+ A- 關燈 聽書

秦沫沫緊緊拽著手機,來回在卧室踱步,她在想,自己要去捉。奸嗎?

她很緊張,似乎犯錯的人是自己。

她把蕭夏的簡訊來回看了五六遍,決定還是前往歌劇院一探究竟。

她去了,所有的謎題自然就會迎刃而解,她也不必像此時一樣心驚膽戰。

於是,秦沫沫換了一件牛仔褲和淡藍色T恤。

由於捉。奸,不能帶保鏢出去,她在衣櫥挑了一頂鴨舌帽扣在頭上,臉上還掛了一個大口罩,她沒有帶墨鏡,怕影響視線。

秦沫沫到達歌劇院的時候,沒有及時買到入場券,只好在大廳守候演出結束。

獨自一人等在大廳的秦沫沫,心情越來越不好,想起自己和凌晨的匆忙結婚,想起自己從未和凌晨逛過街、看過電影,鼻尖不由得酸酸的,最讓她難過的是,她結了婚,卻沒有拍婚紗照。

半個小時候后,歌劇結束,劇院裡面的觀眾紛紛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秦沫沫偷偷躲在一個高大的室內觀景植物后,在人群中搜索凌晨的身影。

眼看觀眾一批批離去,秦沫沫心裡的那份緊張也漸漸緩衝,心想,也許是蕭夏弄錯了,凌晨並沒有外遇。

……

歌劇院內,凌晨和孟夕顏依舊坐在座位上,沒有起身離開。

從她們認識到現在,不論是看音樂會、歌劇,或電影,總是最後離場,不願意擠在人群中湊熱鬧。

VIP座位處,兩人有說有笑在談論剛才的歌劇,凌晨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,秦沫沫正在大廳『等』他。

人群幾乎解散完畢的時候,凌晨先站了起來,孟夕顏跟著也站了起來,挽著凌晨的胳膊。

她嬌滴滴的對凌晨說:「凌晨,跟你在一起,好開心,我不回英國,好嗎?」

聽著孟夕顏說不回英國,凌晨愣住了,他知道孟夕顏是擔心他和秦沫沫發生感情,所以才不想回英國。

即便他知道孟夕顏不回去,會對母親食言,也沒想過多干預她的決擇。

他輕聲說:「你自己安排。」

「那我不走,伯母那邊怎麼辦?」

「走一步,看一步。」

兩個人一邊聊天,一邊向劇場外走去,不知不覺已經快走到劇場門口。

此時,大廳里的觀眾已經非常少,秦沫沫還躲在景觀植物後面,如果凌晨和孟夕顏此刻出現在歌劇院大廳,秦沫沫一定不會錯過。

正在二人邁著步子從劇場裡面走出來的時候,秦沫沫的眼睛忽然被人蒙住了。

瞬間,她怒了,雙手不停拍打蒙著她眼睛的那雙手,心裡罵著,是哪個不識趣的,在影響她捉。奸。

萬一凌晨被她她錯過了怎麼辦?於是,秦沫沫又痛下狠心,用她那並不長的指甲狠狠掐入對方的手背。

男人疼的倒吸一口氣,正當他準備鬆開手之際,孟夕顏挽著凌晨的手從劇場走入大廳,他下意識的將她轉了一個圈,背對大廳,自己扭頭看著身後的兩人,若無其事的離開劇院。

直到凌晨和孟夕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歌劇院大廳,秦沫沫的眼睛才重見光明。

重見光明的那一刻,她憤怒的轉身,一拍掌拍在男人的胸膛上,大聲責備:「徐朗,你壞我好事了。」

「秦沫沫,你鬼鬼祟祟躲在這裡幹嘛?」

被反問的秦沫沫突然尷尬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徐朗的問題。

她答應過蕭夏,這件事情不向任何人提起是她告訴她的。

儘管她十分相信徐朗,也沒打算背棄與蕭夏的承諾。

於是,她吱吱唔唔的解釋:「那個、我準備來看歌舞劇,沒買到票。」

「所以你就在這裡等到散場,秦沫沫,你的行蹤非常可疑哦!」

眼見自己的借口無法過關,秦沫沫長長呼了一口氣,無可奈何的說:「我在捉姦啦!凌晨這些日子好忙,我覺得有點不對,所以就跟來看看。」

徐朗聽著秦沫沫的坦白,不用問都知道是蕭夏在搗鬼,看來那傢伙準備借秦沫沫的手把孟夕顏趕走。

可是他不想讓秦沫沫看到凌晨和孟夕顏在一起,特別是當他發現秦沫沫在乎凌晨,跟蹤凌晨之後,更加不願意她會看到令自己失望的事實。

所以,他笑了一聲,不以為然的說:「秦沫沫,就算被你抓到了,你打算怎麼辦?對負凌晨,一哭、二鬧、三上吊是不管用的,何況他壓根就不在歌劇院里。」

「那我該怎麼辦?」秦沫沫瞪著大眼睛盯著徐朗。

「怎麼辦?涼辦,隨他自生自滅,只要別人動搖不到你凌少夫人的位置,你就睜一隻眼,閉一眼。」

「徐朗,你三觀不正,我怎麼可能跟別的女人共享一個老公呢!我才不幹。」

這種話,徐朗不是第一次對秦沫沫說,上次的時候,她還不反對他的說辭。

這次她卻不願意聽了,她不會因為凌晨有錢,就接受他對家庭不忠!

秦沫沫嘴裡所謂的三觀,都只是借口而已、

其實是因為她現在比以前在乎凌晨。

當然她自己還全然不覺,單純的認為自己只是在做凌少夫人該做的事情。

「好了啦,我的凌少夫人,你看吧,捉姦沒捉到吧!你老公正在公司加班開會好不好,你精神太緊張了,帶你去吃頓好的就放鬆了。」

「他真的在開會?」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「嗯!」

結果,在徐朗的搗亂下,秦沫沫放棄捉。奸了,跟著他一起去吃喝玩樂。

凌晨陪孟夕顏,徐朗為了替凌晨彌補過錯,領著秦沫沫又是逛街,又是看電影,又是吃東西,玩得不亦樂乎。

時鐘劃過22點的時候,徐朗還拉著秦沫沫,沒把她放回家,領著她又來到了一家地下電玩城,開始刷機模式。

當時鐘走到11點的時候,秦沫沫掏出手機,才發現自己的電話沒電了,她把徐朗從遊戲機上拉下來,湊到他的耳邊,大聲說:「11點了,我該回去睡覺了。」

「還早,讓凌晨過來找你。」

「可是我手機沒電了。」

「好,回家。」這時,徐朗才答應放秦沫沫一馬,送她回家。

23:30分的時候,凌晨回來了,他還未進入客廳,就已感覺到家裡的氣氛有些緊張,剛剛走到門口,桂姨就匆匆忙忙趕過來,朝他身後不停張望。

凌晨問:「桂姨,你在看什麼?「

「少夫人下午出去了,到現在還沒有回來,電話也打不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