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第64章 某些習慣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5:06
A+ A- 關燈 聽書

秦沫沫跟在凌晨身後,心情異常的好,這還是第一次,凌晨生氣,她開心。

忽然,凌晨轉身看向了身後的秦沫沫,他看見她在偷笑,看著她偷笑的表情,他也莫名笑了,心裡那股憤怒煙消雲散。

秦沫沫見凌晨笑了,立即跟上去,緊緊挽著他胳膊,她相信,凌晨沒有外遇。

凌晨見秦沫沫撲了上來,十分嫌棄將他輕輕推開,秦沫沫再次黏上去,這次凌晨抓著秦沫沫手腕的時候,卻發現她手腕上多了一條手鏈,那手鏈不是他送的。

他抓著她手腕,盯著她的眼睛,一本正經教訓:「秦沫沫,你身上任何一件東西,都只能是我買的,知道嗎?」他說完就把秦沫沫手上的手鏈取了下來,準備扔掉。

好在秦沫沫手快,抓住了他的手,她說:「別扔啊!這手鏈挺貴的,你不讓我帶,我可以送給小米啊!」凌晨見她說送給小米,才將手鏈還給她。

手鏈是徐朗今天下午給她買的,而且徐朗還叮囑她,讓她一直戴著,戴到凌晨發現為止,但是徐朗沒告訴秦沫沫,凌晨發現以後怎麼辦?所以秦沫沫捨不得扔掉,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異性禮物。

當然,除了秦海和凌晨以外,秦海是她的父親,至於凌晨給她買的衣服、包包之類禮物,沒有一件是凌晨親自挑選的,都是張秘書辦理的,所以那不能算禮物。

即便這條手鏈她不能留在身邊,留在小米那也挺好的。

經過徐朗的幾次幫忙,秦沫沫在心裡已經徹底把徐朗當做閨蜜,與唐小米一樣的閨蜜,她從來都沒有想過,自己居然可以跟國民花少做好朋友,真是人活久了,什麼事情都會發生。

……

卧室里,累了大半天的秦沫沫,洗完澡就鑽進了被子裡面,可是一想到凌晨緊張她的模樣,心裡又忍不住偷樂,毫無睡意。

片刻之後,凌晨洗完澡從洗手間出來了,他見秦沫沫還沒有睡,裝作不以為然的問:「沫沫,你都和徐朗一起出去做了什麼?這麼晚才回來?」

其實他真的很好奇,好奇秦沫沫和徐朗一塊出去玩,都玩了什麼?據他對徐朗的了解,那個傢伙帶著女人,一般都是去開房。

當然,他知道,徐朗絕不可能帶秦沫沫去做這種事情,即便他對秦沫沫真有好感,也不會對他的女人下手,如果他要下手,也會光明正大向他挑戰,這才是徐朗。

所以他隱隱約約之中,有所察覺,察覺到徐朗和秦沫沫之間有什麼事情瞞著他,但他也說不上是什麼事情。

「看了一場電影,逛了街,還去打電玩了!」秦沫沫如實交待,隨後,她又接著問:「你呢?除了開會還是開會么?以後,我是不是要管你叫會長比較好?」

秦沫沫的打趣,讓凌晨如夢初醒,他坐在秦沫沫身邊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,而且最重要的不是秦沫沫問的問題,而是他從回家之後,把孟夕顏完全忘記了。

和孟夕顏在一起的時候,他總能想起秦沫沫,然而跟秦沫沫在一起的時候,孟夕顏從他的腦海里消失的無影無蹤,凌晨驚慌了。

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?為什麼看到秦沫沫,他會把夕顏忘記?難道他不愛夕顏了嗎?不,他愛夕顏,他愛了她9年,秦沫沫的存在,也是因為他愛夕顏。

他告訴自己,他今天是被秦沫沫和徐朗攪糊塗了,所以才出現了混亂。

此刻,他已經把秦沫沫的問話忘記了,當他再次轉身看向秦沫沫的時候,她已經側著身子,面對他,熟睡了。

凌晨不由自主的將她的被子往上拉了拉,蓋住她的肩膀。

正常的人類養成一個習慣需要21天,凌晨睡在秦沫沫的身邊已超過了21天,孟夕顏離開他的身邊已超過了365天,即便他和孟夕顏有9年的感情,此時卻更習慣秦沫沫睡在他的身旁。

但是,IQ超過140的凌晨沒有發現他已經被秦沫沫養成了某些習慣,或許他是因為EQ不高,所以才沒發現自己的心已經有所變化。

或許也是因為EQ不高,所以才喜歡一個大家都不喜歡的女人,而且還是9年。

正當凌晨準備關燈睡覺的時候,秦沫沫的放在枕邊充電的手機響了,凌晨扭頭瞟了一眼秦沫沫的手機,是一條微信簡訊,凌晨本來不打算理會那條信息的,但是緊接著,手機又響了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凌晨望著手機有點糾結,都深更半夜了,誰會找沫沫聊天,他對對方發過來的信息有點好奇,但又不好意思拿秦沫沫的手機檢查,這是親犯隱私,他做不出來這種事情。

他本來是打算做正人君子的,可是微信的又來提示了,凌晨『咻』一下掀開被子,下床,將秦沫沫的手機屏保劃開,他告訴自己,這不是親犯隱私,而是因為手機吵到他休息了。

他點開微信,發現信息都是徐朗發過來的,凌晨深吸一口氣,點開信息,看見徐朗發過來的都是秦沫沫的照片。

他想,這應該都是他們今天出去玩的時候拍的,照片有秦沫沫的背影,有秦沫沫扮鬼臉的照片,還有秦沫沫吃東西的照片,這張照片上面,徐朗還配了幾個字【大吃貨】。

這些照片以及大吃貨幾個字,再次讓凌晨感覺不舒坦,他從來沒給秦沫沫拍過照片,徐朗卻拍了這麼多,正當凌晨鬱悶的時候。

徐朗放了一個大招過來,他發了一張兩人的合影過來,這張照片是在地下電玩城拍的,他摟著秦沫沫的脖子,兩個人都笑得十分開心。

這下,凌晨徹底心塞了,他和秦沫沫除了結婚登記照,沒有任何合影。

凌晨緊緊拽著秦沫沫的手機,心裡五味雜陳,即便他知道徐朗向來都和女生合得來,即便他知道蕭夏和徐朗也有很多合影,但他心裡仍然不舒服了。

一氣之下,他抓起沫沫的手機,開始幫沫沫編輯回復簡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