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.第65章 乘勝追擊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5:13
A+ A- 關燈 聽書

短訊編輯好了,他毫不客氣點了發送。

徐朗家中,坐在電腦桌前面的徐朗,看着凌晨發過來的短訊,「噗嗤」笑出聲來了,凌晨上勾了,這傢伙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在乎沫沫的,只要他後面指導的正確,秦沫沫拿下凌晨,指日可待!

他再次看了一遍凌晨發過來的短訊【沫沫睡覺了】,雖然這幾個字很簡單,話里並沒有透露出什麼意思,但是徐朗卻知道,凌晨還是在乎秦沫沫的。

因為凌晨在回這條短訊之前,一定做了不小的心理掙扎,才偷看了秦沫沫的短訊,如果他真的不在乎秦沫沫,又怎會翻看她的手機呢!

徐朗覺得,自己乘勝追擊這招很管用,如果明天早上再加一把料,能把凌晨困住不出門,那便就最好了,想到明天的計劃,徐朗沒打算讓凌晨安安穩穩的睡覺,立即又補充一條短訊過去。

【哦!幫我跟沫沫說聲晚安】

【好!】

聊天結束,凌晨並沒有把秦沫沫的手機放下,而是在翻她的通迅錄,他發現秦沫沫的微信里,有唐小米,有徐朗、堇年、蕭夏,甚至還有桂姨,但偏偏沒有他。

他本來就低落的心情更低落了,他順便翻了一下大家和她的聊天記錄,堇年每天都會問她胎象如何,叮囑她要多吃營養的食物,徐朗聯繫的不是很多,儘管聊天,也都是嘲笑秦沫沫,蕭夏呢!幾乎就是在和秦沫沫說八卦,說徐朗的八卦,堇年的八卦,還有她的名媛朋友,唯獨沒聊他,聊得最多的自然是唐小米,他估算了一下,這兩個傢伙,每天至少花了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聊微信,而且就連桂姨跟秦沫沫都有保持通話。

這時,凌晨才發現,他的身邊不是只有徐朗跟秦沫沫關係好,而是所有的人跟秦沫沫關係都好,只有他自己最生疏。

所以,他想都沒想,就用秦沫沫的微信把自己添加了,然後,拿着自己的手機,同意驗證,如此一來,他和秦沫沫也是好友了。

辦完這些事情,他再次回到床上,手裏拽著自己的手機,在翻秦沫沫的朋友圈,這個傢伙,朋友圈裏除了吃東西,就是分享如何做東西吃,其它的什麼都沒有。

想起她每次吃東西都很認真的模樣,他扭頭看向一旁熟睡的秦沫沫,揚起嘴角笑了。

看着秦沫沫熟睡的臉龐,凌晨的腦海突然出現一個念頭,他想把秦沫沫熟睡的模樣拍下來,秦沫沫睡覺的模樣,可不是人人都能拍到的。

想到這裏,他便舉起了手機,把秦沫沫熟睡的臉龐拍了下來。

他看照片的時候,才發現,原來秦沫沫睡覺還流口水,他忍不住又笑了。

笑過之後,他輕輕將秦沫沫轉了一個身,讓她平躺而睡,這樣一來,臉頰不會被壓到,就不會流口水。

隨後,他又從床頭的小柜子上面抽了兩張紙,把秦沫沫嘴角的口水擦試乾淨,接着,又把她枕頭上的口水擦了一下。

這樣的動作,他做的非常熟練,更關鍵的是,他沒有半點嫌棄秦沫沫。

經過徐朗的照片風波,凌晨再次將孟夕顏忘了,他甚至忘記,自己的手機里也沒有孟夕顏的照片。

……

第二天,秦沫沫起床的時候,凌晨已經不在她的身邊。

秦沫沫無奈的嘆息一聲,想必凌晨今天又在忙吧!自打喬嵐芳生日以後,他每天都很忙,她已經連續一個星期沒和凌晨一起吃飯了。

秦沫沫換好衣服,從卧室走出來的時候,看見凌晨正從書房走出來,秦沫沫很意外,臉上立即綻放出燦爛的笑容。

書房門口,凌晨打量著秦沫沫今天的着裝,簡簡單單的運動休閑服,左手手臂上面搭著一件防晒外套,後背上掛着一個雙肩黑色菱格皮包。

他眉頭緊皺,心想,秦沫沫又要出去嗎?去哪?

秦沫沫看着不開心的凌晨,小心翼翼的問:「你怎麼在家啊?」

凌晨冷笑了一聲,反問:「周天,我不應該在家嗎?」

秦沫沫連忙解釋:「不是的啦!你這個禮拜不是很忙嗎?我以為你不在家呢!

秦沫沫提起凌晨很忙,凌晨心裏不由得有些愧疚,其實他的工作並不忙,他只是忙着陪孟夕顏而已,但是他不能如實告訴秦沫沫,所以他沒有繼續秦沫沫的話題。

而是把話題轉移到秦沫沫身上,他問:「你要出去嗎?」

「嗯!我小米、徐朗約好了,一起去西郊釣魚!」

釣魚!聽到這兩字,凌晨不開心了,難道這個女人都沒有發現他在家裏嗎?老公忙了一個禮拜,好不容易還沒出門,她卻要和別人去釣魚。

凌晨十分鬱悶,不知不覺之中,他已經開始在意秦沫沫的行蹤,開始在意秦沫沫的眼裏是否有他,他甚至忘了,忘了秦沫沫有暗戀對象,而且還暗戀了對方9年。

他現在的所作所為,好像是硬要把自己擠到秦沫沫的生活里,把自己擠進她的心裏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秦沫沫見凌晨不說話,戰戰兢兢的說:「如果你今天不忙,我可以帶你一起去。」

「我不想釣魚!」凌晨回絕了。

但是,這並不意味他不想跟秦沫沫一起過周末,他只是不想和唐小米、徐朗一起過周末,況且徐朗那個傢伙昨天已要在秦沫沫眼前晃了一天,他可不想讓自己老婆陪他打發時間。

「哦!那我自己去。」

秦沫沫是真的沒明白凌晨的意思,所以才會說自己去,她轉身下樓的那一刻,沒看到凌晨的面色十分難看,凌晨從未主動邀請女生,和孟夕顏在一起的時候,都是孟夕顏把活動安排好,然後通知他。

凌晨以為自己剛才說不想釣魚,已經把用意表達的很清楚了,卻沒想到秦沫沫壓根就沒聽明白。

他看着秦沫沫下樓的背影,緊緊跟過去,他不想讓她去釣魚,他想讓她呆在自己的身邊。

於是,他連忙拉住了秦沫沫的手腕,對她說:「跟我一起去高爾夫球場。」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