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.第66章 孺子可教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5:20
A+ A- 關燈 聽書

秦沫沫愣住了?轉身盯着凌晨的眼睛,她的眼裏充滿了不可思議,這是她們結婚以來,凌晨第一次主動提出帶她出門。

忽然間,她小心臟砰砰亂跳,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心想,這算約會嗎?她緊張了,吞吞吐吐的說:「我不會。」

「你跟在旁邊就好了,今天的客戶是兩對韓國夫婦,我覺得帶你過去比較合適。」

本來,凌晨是約了孟夕顏一起去的,但是剛才聽秦沫沫說要去釣魚,鬼使神差般的就跟了過去,把她手拉住了,讓她陪自己去高爾夫球場。

秦沫沫以為是凌晨跟她約會,沒想到是商務作陪,她有點失,心想,什麼嘛!害她還小激動了一把。

她不想參與凌晨工作上面的事情,既使是周末陪客戶打球,她也不願意,於是扭扭捏捏的說:「我都和小米、徐朗約好了。」

凌晨是第一次約女孩出去,而且還是自己的老婆,可悲的是,他的邀請被拒絕了,他沒有猜錯,在秦沫沫的心裏,他可能排名在第十名以後,他一點都沒有引起她的重視。

為了不讓自己面子太難堪,他帶着命令的口氣說:「秦沫沫,公司的事情,你有義務幫助。」

秦沫沫啞口無言,心想,公司的事情,跟她有關係嗎?她不是只需要負責花錢就OK嗎?還要負責賺錢嗎?她抬起頭,嘟著嘴巴,半眯着眼睛盯着凌晨,擺出一臉不願意的模樣。

凌晨看着秦沫沫的模樣,伸出右手,按在她的頭頂,『咻』一下,把她頭擺正,看向前方,嘴裏還叮囑著:「去跟徐朗小米說你不去釣魚。」

無奈之下,秦沫沫從了凌晨,她打電話給徐朗的時候,徐朗眉開顏笑,讓她把事情經過闡述一遍,於是,秦沫沫就闡述了一遍,徐朗聽后,哈哈大笑,直誇秦沫沫悟性高,孺子可教也。

電話掛斷之後,秦沫沫翻了一下自己的手機,看着微信里的新朋友,她偷偷笑了,拽著電話,走到客廳的沙發後面趴上靠背上面,湊在凌晨背後,將自己的手機遞到凌晨面前。

笑嘻嘻的問他:「你昨晚看我手機啦!」

「嗯!」凌晨假裝若無其事,其實心裏十分不安。

「看到我到和徐朗的合影,是不是吃醋啦!」

「秦沫沫,一大早腦袋就不清醒嗎?」

「都臉紅了!」隨後她又說:「你要想跟我拍照,我不會拒絕的啦!」秦沫沫說着就從沙發上翻躍過去,凌晨條件反射,轉身去接秦沫沫,看着她胡鬧的樣子,他故作生氣的責備:「秦沫沫,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孕婦。」

秦沫沫沒有理會凌晨的責備,摟着他的脖子,舉起手機就開始拍照。

拍完照片以後,她又把照片傳給凌晨,還私自將二人的合影設置為凌晨的手機主題桌面,心想,這也算是她對外界的一種示威吧!他得在凌晨身上留下屬於她的印跡,千萬不能讓其它女人感覺凌晨有家跟沒家是一回事。

凌晨接過秦沫沫還回來的手機,看着兩人的照片,忍不住笑了!這個秦沫沫,臉皮越來越厚。

但是凌晨沒有意識到,他並不討厭秦沫沫的厚臉皮,不討厭她自作主張換了他手機主題桌面。

他也沒有想到,如果被孟夕顏看到,她會不會不開心。

凌晨昨天的擔心再次被印證,和秦沫沫在一起的時候,她不會想孟夕顏,幾乎都沒有意識到,自己把孟夕顏忘了。

……

高爾夫球場,若大的綠色草坪,一行人不緊不慢行走在場地內。

秦沫沫是第一次去高爾夫球場,因為有客戶在,她全程都很乖巧,不吵不鬧,儘管凌晨說教她打球,秦沫沫也拒絕了,她怕自己給凌晨添麻煩,又怕自己會影響凌晨談生意,所以一直當個默默無文的小跟班。

吃飯的時候,她也一個人在旁邊,默默吃飯,不插嘴任何人的話題,就算別人偶爾問她問題,她也是簡簡單單回答幾個字。

秦沫沫的低調讓凌晨終於想起了孟夕顏,以前孟夕顏在國內的時候,他時常會帶她出席類似的活動,但是兩個人的性格卻是截然相反。

不管客戶聊什麼,孟夕顏總能找到機會跟大家一起高談闊論,不論什麼遊戲、活動,她都能參與進去,那時候把孟夕顏帶在身旁,凌晨覺得很長臉,孟夕顏從來沒有讓他失望。

然而,把秦沫沫帶在身邊,雖然她默默無語,但是他總是會注意她在做什麼,他對秦沫沫最佩服的是,她扎在人堆里,居然可以幾個小時不發言,也不玩手機,只是默默的聽大家聊天,偶爾有人看她的時候,她會甜甜的回應一個笑容給對方。

每次看到她笑的時候,他也會情不自禁揚起嘴角,每次大家轉移位置的時候,他從來都不會忘記,牽着她的手,讓她伴在自己身邊。

凌晨沒有發現,他其實更喜歡把秦沫沫帶在身邊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晚上,回去的路上,開着車子的凌晨,腦海卻總是抹不去秦沫沫給客戶的甜甜笑容,他笑着伸手,揉着秦沫沫的腦袋,誇獎:「秦沫沫,今天表現不錯。」

副駕駛座椅上,秦沫沫沒有任何回應,凌晨扭頭去看她的時候才發現,她已經睡著了。

凌晨無奈的搖了搖頭,將車裏的冷氣調小了一些!

……

次日,由於凌晨周末爽約推掉了孟夕顏,為了賠罪,他答應孟夕顏,陪她吃午餐,餐桌上,孟夕顏問他,昨天帶誰去的高爾夫球場。

凌晨愣了一下,看了孟夕顏一眼,如實回答:「沫沫!」

頓時,孟夕顏就不淡定了,握在手中的插子,「啪」一下落在餐盤上,凌晨看着驚慌失措的孟夕顏,再次抬頭看了她一眼,孟夕顏尷尬的笑了笑,連忙抓起插子。

凌晨知道孟夕顏在擔心什麼,他淡淡的說:「客戶是兩對夫妻,所以我帶沫沫去了。」

「哦!」孟夕顏這一句哦裏面,透露出來的全部是凄涼,她在心裏苦笑,的確,秦沫沫與凌晨才是夫妻,她不是。

正在孟夕顏心神不定的時候,凌晨的手機響了,孟夕顏下意識抬頭看向餐桌上凌晨的手機,當她看到手機亮起來的屏幕,面色突然變得很蒼白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