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.第68章 有備而來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5:34
A+ A- 關燈 聽書

果不其然,如蕭夏所說,秦沫沫剛剛進入住院樓層的時候,就看到凌晨走進了某間病房。

秦沫沫悄悄跟了過去,湊在門後面聽裏面的動靜,可是隔音太重,她什麼都沒聽到,什麼也沒看到。

她聽蕭夏說,凌晨是陪着外遇來醫院看病人的,可是剛才她只是看到了凌晨一個人進房間,難道那個女人在凌晨前面先進去的嗎?她凌亂了,不知道蕭夏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。

但是按理來講,凌晨這個時候應該在公司上班,可是他卻外出了。

為了聽清楚裏面有沒有年輕女人的聲音,秦沫沫乾脆把臉貼在門上。

然而,正在此時,身後突然走來了一名中年女護士,她見秦沫沫鬼鬼祟祟在門口,從她身旁把門推開了,然後朝裏面說:「孟先生,有人來探病。」

護士的突然出現,把秦沫沫下了一大跳,她轉身就要逃跑,可是手腕卻被護士緊緊拽住,秦沫沫着急了,拚命掙脫,心想,如果被凌晨看到她這副模樣,她該怎麼解釋?

病房裏面,孟夫人聽着護士說有人來探病,立即笑臉出去迎接,可是當她看到秦沫沫的時候,滿臉詫異,透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。

她似乎並不認識這個戴着棒球帽和口罩的女孩,她將秦沫沫細細的打量了一番,皺着眉頭問:「姑娘,我們認識嗎?」

秦沫沫右手還被護士拽著,所以連忙用左手擋住自己的眼睛直搖頭,示意不認識。

但門外的動靜太大,驚擾到孟老爺了,他大聲朝門外嚷嚷:「麗景,是誰啊?是不是我公司里的同事來了,你趕快把人家領進來坐。」

於是,秦沫沫被滿臉笑容的孟夫人和護士硬拉到病房裏面去了,進入病房以後,秦沫沫一直都不敢抬頭,因為凌晨正站在一旁打量她。

病床上孟老爺看着秦沫沫,笑着問:「姑娘,你是哪個部門的啊?」

秦沫沫故意壓低着聲音,假笑說:「財務部,財務部的新會計。」

即便她已經盡量在偽裝,她溫柔的聲音還是被凌晨聽出來了,聽出秦沫沫聲音的凌晨,面色大變,再次把秦沫沫打量了一番,心想,秦沫沫是有備而來,而且絕對不是第一次跟蹤他。

頓時,凌晨就不高興了,他最討厭被人跟蹤。

因為以前被蕭夏和凌夫人跟多了,所以他特別反感。

他緩緩走近秦沫沫『咻』一下將她的帽子摘下。

秦沫沫本能反應伸手去扣住帽子,奈何慢了凌晨一步,沒抓住,緊接着,她的口罩又被凌晨摘了下來。

瞬間,秦沫沫的臉紅透了,她的跟蹤被凌晨發現了,而且她在病房裏並沒有看到年輕女人的身影,病房裏只有五個人,除了病人以外,就只有護士、凌晨、她,還有一個中年女子。

凌晨拉黑著臉,盯着秦沫沫的臉問:「秦沫沫,你為什麼會在這裏?」

秦沫沫眼珠到處亂轉,吱吱唔唔的說:「我是來醫院探病的。」

孟夫人見秦沫沫眼珠亂撞,試探性的問:「凌總,這位是凌少夫人吧!少夫人該不會誤會凌總什麼了吧,所以才跟蹤過來。」

隨後,她又對秦沫沫說:「少夫人,你千萬別誤會什麼,凌總跟我們家小孩是同學,我小孩在國外,所以凌總才會來探望,你千萬別誤會。」

孟夫人態度讓凌晨着實無語,她這不是欲蓋彌彰嗎?哪有人不打自招的,不過好在孟夕顏剛剛去了洗手間,不然真的要被秦沫沫撞破了。

秦沫沫眼見自己的小心思被猜穿,開始慌亂了,立即擺着手否認:「不是,不是,我沒有懷疑凌晨什麼。」顯然,她的借口沒人相信。

孟夫人見秦沫沫慌了,反倒越發來勁,她拉着秦沫沫的手,說:「少夫人,你真的別誤會,如果你不相信凌總,我帶你把病房搜一遍,好嗎?」說着,她就把病房裏的櫃門打開給秦沫沫檢查。

緊接着,她又把窗帘拉開給秦沫沫看,嘴裏還一邊說:「少夫人,你看,這裏也沒有女人。」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之後,又趴在地上檢查床底說:「床底下也沒有。」

被孟夫人這麼一鬧,秦沫沫尷尬至極了,她如果能想到,跟蹤凌晨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,打死也不跟蹤了,這會,她都不敢正眼看凌晨的眼睛。

最後,孟夫人又拉着秦沫沫走進洗手間,說:「少夫人,廁所也沒有,要不,門後面你自己過來看看,行嗎?」

秦沫沫連忙把孟夫人的手掙開,擺着雙手,搖著頭說:「不用了,不用了。」

其實,孟夕顏就躲在門後面,剛才孟夫人拉秦沫沫進洗手間的時候,凌晨當真冒了一把冷汗,只是他沒想到孟夫人的演技如此高超,完全把秦沫沫蒙昏了。

秦沫沫離開洗手間以後,孟夫人也跟了出來,還信誓旦旦的說:「少夫人,這裏沒有什麼吧!」

「呵呵!呵呵!」秦沫沫尷尬的傻笑,偷看了凌晨一眼,她看到凌晨非常生氣。

心想,完蛋了,完蛋了,這次完蛋了,凌晨生了好大的氣,那眼神,恨不得要將她生吞活剝,她只想快點離開病房,離開醫院。

凌晨看着慌張措亂的秦沫沫,怒氣沖沖的抓起她的手腕,朝病房外走去,秦沫沫幾乎是被凌晨拖出去的。

孟夫人從來沒見過凌晨這般沒有禮貌,看來他真的很生氣。

直到凌晨和秦沫沫徹底消失在住院樓層,孟夫人才走進洗手間,對孟夕顏說:「人都走了,出來吧!」

「媽,你剛才演的好逼真,要是我,也被你虎住了。」

「你是沒看到凌晨生氣的模樣,這下該有秦沫沫受的了。」孟夫人說。

「凌晨最討厭被人跟蹤,這次他應該會把秦沫沫劃成跟蕭夏是同類。」孟夕顏說。

「希望如此!」孟老爺躺在床上,看着母女倆的開心,他卻沒有那麼開心,以一個男人的直覺,他判斷,凌晨不會因為這件事情,徹底討厭秦沫沫。

……

凌晨的車內,秦沫沫像一個犯錯的小孩,一直低着頭不敢吭聲。

凌晨仍然還在生氣,他永遠也不會想到。

這一切不過都是孟夕顏導的一場戲。

從她出現在蕭夏的眼前那一刻起,這一場戲都是根據她所安排的在演出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