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第7章 沫沫貴人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47:40
A+ A- 關燈 聽書

「我沒有,我沒有想故意把孩子弄沒,真是無心,我摔得也很疼。」

天地良心,千萬別誣陷她,免得老天爺懲罰她,她只是單純的樂極生悲而已。

「最好沒有!」凌晨似乎不太相信秦沫沫。

————

次日,秦沫沫從夢中醒來的時候,已是中午,她睜開眼睛之時,被病房裏的變化嚇得立即坐起來。

瞬間,她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,脖子好疼,可是,眼下最要緊的是弄清楚病房發生什麼事情了?

花海堆里,秦沫沫閉着眼睛嗅了嗅,她嗅到了小米的味道,還有很多陌生的味道。

她兩手撐在床上,小心翼翼挪動自己的身體,往床背靠。

一旁的桂姨看在眼裏,連忙上前扶秦沫沫,她說:「少夫人,我扶你。」

「唐小米,滾粗來!」秦沫沫眼睛直視前方,她脖子受傷,不敢隨便轉動尋找小米,只能靠聲音宣召她。

「秦沫沫,你真是屬狗的,我躲得這麼遠,你都聞得到。」

秦沫沫看着小米,吃力的湊到她耳邊問:「小米,這些花,還有客廳的人是怎麼回事?」秦沫沫說話的同時,用餘光掃了一眼病房外面的大客廳。

客廳里已是人山人海,似乎像召開招聘會。秦沫沫住的是豪華病房,透過病房的玻璃牆,可以看到客廳里的情況。

「我早上來的時候,拍了一張你的照片,發了一個朋友圈,結果大家都來了,花都是他們買的。」

「小米,是沫沫醒了嗎?我們可以進去看沫沫了嗎?」一個女生隔着隔玻病房,湊在病房門口伸著腦袋問。

「醒了,但是不方便探病。」

「秦沫沫醒了。」女生把小米前兩個字聽進去了,後半句自動忽略。

客廳里,等待看望秦沫沫的同學聽到秦沫沫醒來的消息,『咻』一下精神抖擻,向病房裏一涌而入。

秦沫沫感覺到一大批細菌向自己進攻,不由嚇得目瞪口呆,心想,這些人來做什麼?她好像沒有這麼多朋友吧!

讀書的時候,與小米關係最好,另外還有幾個普通友,而探病的人裏面,幾乎都是她平日沒有過交集的學友,望着人群,她傻了。

「秦沫沫,你好,我是跟你同屆,同系的同學,我叫林美美,我昨天剛在盛唐投了一份簡歷,你能幫我給人事打個招呼嗎?祝你早日康復!」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「秦沫沫,我叫周超,我在盛唐分公司實習,麻煩你幫我順利轉正,好嗎?祝你早日康復!」

「沫沫學姐,我叫婉如,我想明年畢業去盛唐工作,能給我在財務部預留一個位置嗎?祝你早日康復!」

「沫沫,我是學姐,徐亞麗,我在盛唐干兩年了,你能讓凌總這次審批我的主管申請嗎?祝你早日康復!」

「秦沫沫,如果凌少爺旁邊有單身的公子哥,別忘了給我們介紹哦!祝你早日康復!」

不知在誰的領導下,擁擠的人群被安排的井井有序,大家排著隊,挨個向秦沫沫說着自己的心愿。

似乎秦沫沫是無所不能的神,秦沫沫看着這些陌生的面孔,毫無誠意的祝福和明確的要求,她感覺自己的腦袋要爆炸,她心想,這些人是來探病的嗎?

一旁,桂姨見秦沫沫氣色不好,見這些人太無理取鬧,十分不樂意。

她轉身走向秦沫沫的左手床邊,伸手將眼下這個準備向沫沫提要求的同學攔住,她說。

「同學們,少夫人現在傷得很嚴重,記不住你們所提的要求,如果你們有事托少夫人辦,麻煩請寫成郵件發至少夫人的郵箱,或者寄到凌俯,少夫人出院以後,力所能及的一定會幫大家解決,請大家此時不要打擾少夫人休息。」

「嗯嗯,沫沫都還沒吃早飯,她需休息!她的郵箱,我會在朋友圈公佈,大家今天先回去吧!讓沫沫好好養病。」小米在一旁起鬨。

秦沫沫聽說小米要公佈她的郵箱,氣得吹鬍子瞪眼,不停朝小米使眼色。

小米自然明白秦沫沫是何用意,她瞪了她一眼,然後眼珠子不停轉悠,最後朝下看自己,秦沫沫便明白,小米不會公佈她的郵箱,她會公佈自己的郵箱。

「桂姨,怎麼這麼多人?」秦沫沫和小米同時聽出來,這是凌晨的聲音。

兩人頓時一起尷尬,若是被凌晨知道這些人都是求他辦事的,秦沫沫在家裏一定會沒有地位。

秦沫沫瞪着小米,小米嘟著嘴巴,委曲至極,她沒有想到自己的一條朋友圈會引起這麼大的騷亂。

此時,她恨不得將自己的手剁下給秦沫沫賠罪。

「都是少夫人的校友,來探望少夫人的。」桂姨為人十分聰明,知道什麼該說,什麼不該說。

「凌總,我是資源部的徐亞麗,我與沫沫是校友,所以來看看。」

「凌總,我剛剛在盛唐投了簡歷,我叫……」

「如果大家探病結束的了,請先離開病房,沫沫需要休息,關於工作上面的事情,公司里會有專人負責,如果大家符合盛唐的要求,盛唐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,如果有誰打擾到沫沫休息,可別怪我沒有提前給大家提示。」凌晨的恩威並施,嚇得所有人立即徹離,偷雞不成蝕把米,這種傻事,沒有人願意干。

……

凌晨的到來,病房瞬間安靜,沫沫如釋重負,那些人交給小米處理吧!

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,她離這種地步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恐怕只能辜負大家的期望。

「秦沫沫,你人緣不錯。」

「呵呵!凌少夫人的號召的力。」秦沫沫自嘲,凌晨看着頗有自知之明的秦沫沫,揚起嘴角,笑了。

「少爺,少夫人的飯菜準備好了!」桂姨的意思是想讓凌晨給秦沫沫喂飯。

「嗯!我來吧!」凌晨倒是十分有覺悟,接過桂姨手中的碗勺,準備喂沫沫吃飯。

然而,沫沫卻不情願,他不習慣除了秦爸爸、秦媽媽、唐小米以外其它的人喂她吃飯,於是她逞強的說:「我自己來。」

「你覺得你自己可以嗎?」——

推薦票多多!留言多多!會加更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