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.第76章 心懷內疚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6:36
A+ A- 關燈 聽書

幕色降臨的時候,秦沫沫還在摩天輪里,她已數不清自己坐了多少圈。

但是沉寂在花海里的她,心情沒有得到任何平復,恐懼的心理反而越來越深。

一個人呆得越久,她就越會胡思亂想,甚至都不敢回市中心。

在S市,每一個人認識她的人幾乎都知道她是奉子成婚,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大家,還有那個總罵她先上車後補票的蕭夏。

這次,恐怕她真的要笑得岔氣了。

摩天輪內,秦沫沫把頭靠在玻璃上,眼裡還是那片朝氣蓬勃的向日葵。

即便太陽已經開始落山,它們仍然充滿希望,因為它們知道,明天太陽還會升起。

可是她的太陽呢!沒了孩子,她還能有太陽嗎!跟太陽一般燦爛的生活還會繼續嗎?

秦沫沫寧願流產,也不願意是假孕症,因為流產至少可以證明孩子曾經來過。

秦沫沫深吸一口氣,摩天輪再次與地面平行,經過幾個小時的發獃,她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!

正在秦沫沫打算繼續繞一圈的時候,摩天的門突然被拉開了,秦沫沫被開門的聲音嚇了一大跳,猛然轉身看自己的身後,只見徐朗如釋重負般的朝她笑著,站在門口,右手還拉在門手柄上。

瞬間,秦沫沫眼圈紅了!她忍著眼淚,好奇的問:「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」

「我可是徐軍師!」

「噗嗤!」秦沫沫忍不住笑了,同時也哭了,黃豆般大小淚水,不停往眼眶外落下來。

徐朗把手伸到秦沫沫面前,說:「該回家了!」

秦沫沫右手擦著眼淚,左手搭在徐朗的手心上,讓他把自己牽出摩天輪。

……

夕陽夕下,兩人並肩膀走在畫一般的向日葵地里,這副畫面美極了。

雖然有徐朗的陪伴,秦沫沫的心情仍然忐忑不安,走在他的身邊,她並沒有完全的安全感,只有一些安慰。

過了許久,她說:「徐朗,我想跟凌晨離婚!」

徐朗說:「沫沫,這件事,你沒有一點錯!」

秦沫沫說:「當初,我們是因為孩子結婚,現在沒有孩子,理所當然要離。」

徐朗轉身看了秦沫沫一眼,想起了凌晨在醫院裡說過話,他說,短期內不會與秦沫沫離婚。

其實徐朗此時也有些模糊,他不知道離婚對於秦沫沫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,他判斷不了。

於是他問:「沫沫,你想跟凌晨好好過嗎?」

秦沫沫回答:「曾經很想,可是現在不可能了。」

秦沫沫還記得,自打從寺廟燒香回來以後,她就想跟凌晨好好過,因為凌晨是她命中注定的人。

她曾經也以為,只要她肯努力,他們就能好好過下去。

然而事實卻並不如她所願,不是她想好好過,就能好好過,那個可以維持她們好好過的孩子,莫名不見了,她無能為力。

徐朗聽著秦沫沫的話,深吸一口氣,說:「沫沫,你別多想,回去聽聽凌晨的意見,好嗎?」

徐朗提起凌晨,秦沫沫不禁一個寒顫,她不是怕凌晨,而是愧疚!

他是那麼的高高在上,是多少女孩的夢中情人,她秦沫沫又何德何能與他並肩而站呢!

她沒有好的家庭背景,沒有名媛氣質,又不會高大尚的樂器,也沒有淵深的學識。

僅憑一張臉就可以成為凌少夫人嗎?

天下之大,長得美的女人多得數不過來,比她優秀的更是數不清,她自卑了。

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去凌夫人家中拜訪的時候,凌夫人問她的那些話,那時候她還不以為然。

此時,孩子沒了,秦沫沫氣短一截!

她壓根就把自己當初的氣節也忘了,因為太過於內疚,她甚至都忘了,她嫁給凌晨也並非他有錢。

或許,只是這些日子的相處,讓她在無形之中對凌晨產生的仰慕之情,所以才會自卑。

可是她還忘了一件事,天下之大,兩個人能走在一起,沒有足夠的緣份,僅憑優秀與美貌,又怎能走一起?

於是,她說:「我和凌晨之間沒有感情!」

徐朗說:「感情是可以培養的,你們是夫妻,何況你們還年輕,孩子以後也會有。」

徐朗的話又把秦沫沫內心深觸的愧疚又激發了一些,在她進手術室前,凌晨也說過,她們還年輕!

但現在的秦沫沫,起這些安慰的話,心裡越是難受。

車內,徐朗見秦沫沫不說話,他揉了揉她的腦袋說:「秦沫沫,加油!你要知道,感情和金錢、地位都是沒有關係的,你別想得太多,聽聽自己的心想怎麼做。」

秦沫沫深吸一口氣,點頭說:「嗯!」

她的心!她的心想怎麼做?秦沫沫體會不到,只知道她很害怕,想立即與凌家人切斷所有關係!

……

一個小時以後,徐朗準時把秦沫沫送回到凌晨的別墅,因為今天情況特殊,他沒有逗留,而是把時間和空間留給秦沫沫和凌晨兩人。

秦沫沫剛走去客廳門口的時候,凌晨已經在客廳大門那裡等她。

秦沫沫從下車以後,一直都低著頭,甚至都不敢正眼看桂姨,她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大騙子,凌少夫人的位置就是被她騙過來的。

所以她不敢看每一人,她怕從大家的眼睛看到大騙子三個字,而不是凌少夫人的尊重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桂姨見秦沫沫回來了,立即笑臉迎過來,問:「少夫人,餓了吧!廚房裡飯菜都備好了呢!可以吃飯了。」

秦沫沫低著頭,心虛的說:「我不餓。」她的確不餓,因為太過於擔驚受怕,不知餓!

凌晨見秦沫沫一直低著頭,說話的底氣也比平日弱了幾分,他有些心疼。

即便他沒有看到她的眼睛,他也能猜到,她哭過。

他盡量裝成沒事人一樣的問:「去哪了?家都不知道回!」

從凌晨的語氣之間,秦沫沫聽到的全部都是擔心。

一時之間,她既然不知所措,感覺鼻尖酸酸的,她寧願被凌晨責備,也不要他關心自己。

他越對她好,她心裡越難受,她會情不自禁覺得對不起他,所以她抬頭看向凌晨,向他道歉:「凌晨,對不起!」

秦沫沫的這句對不起讓凌晨有一種萬箭穿心的感覺,他心抽得疼。

看著她滿臉的歉意,他猛然伸手將她擁進懷裡,緊緊抱住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