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.第77章 情非得已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6:43
A+ A- 關燈 聽書

瞬間,秦沫沫的淚點被戳爆,淚如雨下。

她的臉龐靠在他的胸膛上,甚至都能感覺到他的心跳,她輕輕伸出雙手,緊緊抱住他。

她泣不成聲的說:「凌晨,對…不起,真的……很對不起。」

客廳里,桂姨見情況不對,立即把所有傭人支開,給小兩口騰了空地。

凌晨抱著秦沫沫,感覺得她的眼淚把他的襯衣都透濕了。

他不知道她心裡是有多麼抱歉,才會流這麼多眼淚,他的良心再次受到譴責。

他輕輕將她推開,捧著她的臉說:「秦沫沫,你需不要道歉,這件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,都是我的錯,知道嗎?」

眼看凌晨一個人把所有的過錯攬下,秦沫沫心裡越發的難受。

心想自己犯了這麼大的錯誤,凌晨都沒怪她,於是更恨自己的肚子,為什麼就不能給凌晨懷個孩子。

凌晨沒想到自己的安慰,反倒讓秦沫沫哭得更傷心。

他不是一個擅長安慰女人的男人,以前和孟夕顏在一起的時候,她從來也無需他的安慰。

看著仍然在哭泣的秦沫沫,他心疼的替她抹掉眼淚,他拉著她的走,走進客廳,他再次一本正經的說對她說:「秦沫沫,從現在開始,你不需要跟任何一個人道歉,也不必害怕什麼,是我帶你去驗的孕,是我說要對你負責任,是我要娶你,這些事情都是我一個人的決定,跟你沒有任何關係,你懂嗎?」

「嗯嗯!懂了!」秦沫沫一邊點頭說懂,還一邊流著眼淚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凌晨無奈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說:「上去洗個澡,換身衣服,吃飯,不管你有沒有孩子,你都是凌少夫人。」

凌晨這句話一落,秦沫沫猛然撲向他的懷裡,緊緊抱住不放。

她所有的恐懼,所有的擔心,在這個男人簡簡單單一句話下,全部都不算什麼。

他說不管有沒有孩子,她都是凌少夫人。

她愛聽這話,特別愛聽!

晚餐過後,秦沫沫和凌晨兩人一起躺在床上,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。

回到家裡的秦沫沫,腦袋不再向白天那樣昏昏沉沉,面對凌晨也沒有覺得很難。

只是現在的她比白天更清醒,更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。

在向日葵地里的時候,徐朗問她,想不想跟凌晨好好過!

她沒有撒謊,曾經她是想過跟凌晨好好過,可是那個時候,她們一直以為有孩子,所以她才會有那種想法。

此時的她清醒了,不僅清清楚楚明白自己和凌晨什麼都沒有發生,還記起了大師說過的話。

大師說的話真的很准,說她和凌晨的婚姻很難走,走不到頭。

果不其然,這話還未出一個月就兌現了。

他們現在面對的就是婚姻中最大的困難,這段婚姻沒有感情基礎,雙方都是為孩子而結婚。

此時孩子沒了,秦沫沫自然知道該怎麼辦。

她不能見凌晨人好說話,有紳士風度,就死皮賴臉不走。

何況凌家還有一個凌夫人,她沒有懷孩子的事情,遲早也會敗露。

與其讓凌夫人趕她,倒不如自己先徹離,至少還可以留幾分面子。

沒法辦,秦沫沫一直都是死要面子的女生。

剛才洗澡的時候,她想了很久,也想得很清楚。

既然她和凌晨的婚姻無法走到頭,那不如早點斷,趁他們對彼此還沒有什麼感情,快刀斬亂麻。

於是,她扭過頭,看著凌晨說:「凌晨,我們離婚吧!」

秦沫沫的想法,凌晨早有猜測,因為她畢竟不是他們計劃中的秦墨墨。

他沒想過,這麼快離婚,所以他說:「沫沫,你別亂想,我們結婚還沒多久,怎麼可以說離婚。」

「凌晨,我沒有跟你開玩笑,我是認真的,當初我答應嫁給你,是因為我以為我懷孕了,但是現在我沒有,既然是為了孩子而結婚,此時也因為沒有孩子而離婚吧。」

「秦沫沫,時間不早了,你先睡覺,等你睡醒再考慮。」

秦沫沫沒想到凌晨不願意離婚,她本來以為凌晨只是礙於風度問題,所以沒主動跟她提離婚的事。

但是沒想過凌晨會說不離,她以為這件事情會很好處理,沒想到還是有點棘手。

正在秦沫沫思考的時候,凌晨又說話了。

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「沫沫,自從你嫁給我之後,我應該對你還行吧!你就繼續當凌少夫人吧!如果以後真的合不來,再談離婚,現在太早了。」

這是凌晨第一次拿自己對別人的好當作籌碼談問題,他極不好意思,很難以啟齒。

但是怕秦沫沫一直糾結離婚,所以才提醒她,讓她好好當凌少夫人,畢竟這是一個很舒適的『職位』。

國民少夫人這個位置可不是任何女孩都可以得手,凌晨相信,只要佑惑足夠,秦沫沫應該會堅持一段時間。

畢竟,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不愛錢,包括他在內,他也愛錢。

秦沫沫聽著凌晨的話,總覺得有點彆扭,而且覺得不像凌晨的風格。

可是想半天,又想不出來哪裡彆扭。

然而凌晨說的話也沒有錯!只要能坐在凌少夫人的位置上,她就可以一直高高在上。

即便沒有孩子,也會有人尊重她,別的女人也會羨慕她。

可是她突然不想要這種尊重,不想要這種羨慕。

她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真實生活,沒有孩子的她與凌晨在一起,終歸會出問題。

其實是她不夠自信,以前的她,只要有孩子就不怕。

現在的她卻不是,因為沒有孩子,她想要另一種東西來維持他們的婚姻。

可是她沒發現他們之間存在那種東西,所以才會想到離婚。

然而,她要想來維護婚姻的那種東西,就是感情,確切的說是愛情!

上一次結婚,是情非得已,沒法挑選,因為有孩子。

這一次離婚,她沒有任何牽絆,所以她想要重新選擇一次。

秦沫沫一度以為,以為自己不是一個自私的人,以為自己為了孩子,為了好的生活,可以拋棄自己的愛情,選擇凌少夫人這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