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8.第78章 將功抵過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6:50
A+ A- 關燈 聽書

秦沫沫一度以為,以為自己不是一個自私的人,以為自己為了孩子,為了好的生活,可以拋棄自己的愛情,選擇凌少夫人這位置。

可是她終究還是高估自己了,她就是一個自私的人。

自私到一發現沒有牽絆她的東西,就立即要和凌晨散夥。

她不會為了任何一個人委曲自己,她還是想要那個自由的自己。

但是凌晨說讓她明天再作決定,所以她沒有接凌晨的話說下去,而是滑進被窩裡面,睡一覺!

或許,明天早上她起來的時候,主意就改變了。

說不定,明天早上的她會覺得錢更好,就算被凌夫人罵一頓也沒有關係。

說不定她只是一時的鬼迷心竅才會想到離婚。

一旁,凌晨看著躲進被窩裡的秦沫沫,以為她妥協了!

看著她緩緩閉上的眼睛,他搖了搖頭笑了,終究還是沒人躲得了榮華富貴的佑惑。

夜深人靜,秦沫沫熟睡的時候,凌晨的電話響了,是大洋彼岸的孟夕顏打過來的。

凌晨拿起電話,小心翼翼下床,走進書房裡,才接通電話,他輕聲問:「夕顏,你到倫敦了?」

「嗯!剛剛到公寓,我聽說秦沫沫今天入院了。」

「嗯,孩子的事情。」

「剛剛三個月,時間正好,月份再大,就會惹懷疑了。」

「我改變了計劃,以假孕處理的。」

電話那頭,孟夕顏懵了,凌晨改變計劃沒有告訴她,假孕?

凌晨為什麼要以假孕,不是流產嗎?

孟夕顏疑惑了,但是下一秒種就明白了,嘴角不禁揚起了一抹笑容。

此沫沫非彼默默,當然以假孕更適合。

她沒有再過多追問就把電話掛了!

但是心情異常的好,之前他還擔心凌晨會不會對秦沫沫動心,依這次他改變計劃的腳步看來,凌晨是不會喜歡那個女孩的。

假孕意味著什麼?

假孕以味道秦沫沫從開始到最後壓根都沒有懷孕。

如果被凌夫人知道是沒有懷孕,事情可不是流產這麼簡單。

這樣一來,凌夫人肯定恨透秦沫沫,討厭秦沫沫肯定會比討厭她要更多。

她沒有想到凌晨手段這麼高明,讓秦沫沫背上為嫁豪門不折手段的名義,這個效果比她想象中的要好多了,她壓根都不需要夕歡動手讓秦沫沫被凌夫人討厭了,凌晨這一招已經把秦沫沫推到谷底了。

即便秦沫沫長了一萬張嘴,凌夫人也不會相信她不知道自己沒懷孕,一定認為她是機關算盡把自己嫁給凌晨的,凌夫人不會喜歡這種女生的,這樣一來,蕭夏也不會放過秦沫沫。

凌晨這一招幫她把所有問題都處理了。

然而他的做法也足夠讓她信任,凌晨對秦沫沫沒有任何想法,所以才會這樣坑她。

一件事情,一百個人有一百個看法。

而且每個人都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那種看法,孟夕顏和徐朗都是如此。

但是在孩子的事情上,徐朗看對了。

凌晨的做法並不是像孟夕顏所想的那麼陰險,想讓凌夫人討厭秦沫沫,想讓秦沫沫在凌家混不下去。

他真的只是怕秦沫沫太傷心,所以才沒採用流產的計劃。

因為在凌晨的眼裡,秦沫沫是無辜被牽連進來的,他不想給她太多痛苦。

所以他才會讓她肆無忌憚的花錢,才為把無上限的黑卡給她,才會對她好!

他只有這樣做,才能彌補自己對秦沫沫的愧疚。

……

第二天清晨,凌晨醒來的時候,秦沫沫已經不在他的身邊,他下意識想到離家出走幾個字。

因為秦沫沫太愛玩這招了。

他猛然從床上坐起來,拿出枕頭下的電話,撥打秦沫沫的號碼。

立即,他旁邊的枕頭下面傳來了秦沫沫電話鈴聲。

凌晨把秦沫沫的電話翻出來,無奈的嘆了一聲氣,自言自語:又不帶電話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這時,秦沫沫出現了,只見她一邊刷著牙一邊從洗手間走出來,朝凌晨拋了個魅眼問:「是不是以為我離開出走了?」

凌晨看著秦沫沫俏皮的小模樣,忍不住笑了,相比與昨天的秦沫沫,他更喜歡今天的秦沫沫!

活潑亂跳的秦沫沫!

秦沫沫見凌晨笑了,眨巴著大眼睛,對他說:「我答應你,以後絕對不會不辭而別!偷偷溜走!」

「好好去洗口,口水都滴到地毯上來了。」凌晨笑著說。

秦沫沫朝他笑了下,轉身再次走近洗手間了。

但是轉身的那一刻,她臉上的表情變了,她並沒有很開心,也沒有傷心、害怕,而是透露著失落感。

早餐過後,秦沫沫把準備出門的凌晨留下來了,說有話對他講,隨後,兩人就一起進了書房。

秦沫沫深吸一口氣,笑著對坐在書桌裡面的凌晨說:「凌晨,我想了一晚上,還是決定離婚!」

秦沫沫不會告訴凌晨,她昨天夢到凌夫人了,夢到凌夫人罵她大騙子,為了嫁給凌晨不擇手段。

而且凌夫人還被她氣到心臟病複發,後來秦沫沫被嚇醒了,經過一整晚的思考,她還是決定離婚。

她不想自己的夢變成事實,不想凌夫人罵她,更不想凌夫人被她氣病。

畢竟這段時間,她也花了凌家不少錢,沒辦法給凌家添兒孫,她也不想。

如果再把凌夫人氣病,她缺德可缺大發了。

當然,她不會把這個夢告訴凌晨,不然凌晨一定會說她迷信。

但是秦沫沫卻不覺得這是迷信,只是她簡單的預見能力。

直到現在,她一想到凌夫人那張臉都覺得緊張。

所以她要搶先告訴凌夫人她和凌晨離婚,先讓凌夫人高興一把,讓她覺得凌晨和蕭夏有希望。

然後再對她說自己沒懷上孩子。

秦沫沫以為,這樣一來,一件好事和一件壞事就抵消了,凌夫人就不會生氣了。

她完全沒有把凌晨的想法採納進去,也沒有考慮凌晨昨天晚上說過的話;

雖然當凌少夫人很舒服,但是秦沫沫也清楚明白的知道,舒服是因為肚子里有娃。

肚子里沒娃自然就不舒服了,特別是凌家還有那麼多家規。

如果凌夫人拿這事跟她算家規,呵呵!一定得算她好多條。

與其過著有錢的壓抑生活,倒不如圖個輕鬆自在的窮快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