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第8章 霸道凌晨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47:48
A+ A- 關燈 聽書

聽着凌晨的反問,秦沫沫稍微扭動一下脖子,她自己好像真的不可以。

不過她立即把眼神看向桂姨,桂姨喂她吃飯好像比凌晨好一些吧!

至少大家都是女同胞,面對桂姨,她沒有那麼多尷尬,不會覺得不忍直視。

可是,放着自己的未婚夫不用,反倒要傭人喂飯,好像不太好,何況桂姨剛才明顯是故意讓凌晨喂她吃飯,秦沫沫又犯愁了,嫁給一個沒有感情的男人,果然是弊端多多。

「少爺,別墅里還有事情,我先走了。」

「桂姨!」秦沫沫伸手想抓住桂姨,沒抓着,她最後的一絲希望破滅了。

……

病房裏,凌晨與秦沫沫被淹沒在花海中,房裏很安靜,空氣很香甜,氣氛很詭異。

秦沫沫用餘光瞥了一眼凌晨,他正在用勺子攪動碗裏的湯,他想把湯攪伴的涼一些。

湯的香味夾雜在花香中,讓秦沫沫的味口比以往更好,她咽了一口口水,不巧被凌晨撞見。

她尷尬的朝凌晨皮笑肉不笑的擠了擠眼睛,眼下的兩條卧蠶十分可愛。

「嗯!張嘴!」凌晨見秦沫沫嘴饞,舀起一勺湯,小心謹慎的遞到秦沫沫嘴邊。

秦沫沫鬼迷心竅的乖乖張開嘴巴,凌晨便將勺子遞進她的口中,秦沫沫合嘴喝湯。

湯倒進嘴裏的時候,秦沫沫滿臉通紅,表情很痛苦,儘管凌晨剛剛攪拌了一下,湯仍然很燙、很燙,燙得她想一口噴出來,可是這動作太不雅觀,秦沫沫強忍硬咽下去了。

一旁,凌晨的表情好難堪,他手中的碗是防熱的,他以為湯不燙,所以才餵給秦沫沫喝,沒想到他估算錯誤。

看着秦沫沫痛苦的表情,凌晨連忙放下手中的碗,給她倒了一杯涼水,秦沫沫急不可待一口灌進去,好多了。

「要不要醫生來檢查?」凌晨問。

「不用!」秦沫沫依據自己多年饞嘴,燙到舌頭的經驗判斷,這次燙的不嚴重,只是舌頭輕微有點不舒服而已。

「舌頭伸出來給我看看。」

「不用!」

秦沫沫一直拒絕,凌晨懶得與她商量,霸道的捏着她的雙顎,緊蹙眉頭檢查她未伸出來的舌頭。

秦沫沫被凌晨的霸道震驚了,情不自禁輕輕吐出舌頭,讓他檢查。

「還好,沒有燙傷。」

「嗯!」秦沫沫輕輕回應一聲,她面無表情,心裏卻激起千層浪。

剛才凌晨替她看舌頭的時候,她緊張到心臟快爆炸,秦沫沫從來沒有與男人靠得這麼近,從來也沒有男人這麼認真仔細看過她。

……

直到確認秦沫沫舌頭沒有受傷,凌晨才再次端起放下的湯。

這次,他比剛才經驗足多了,舀起湯的時候,放到嘴邊輕輕的吹了吹。

之後,將勺子放在自己唇邊試探溫度,感覺不到燙唇,他才把勺子遞到秦沫沫的嘴邊。

只是,秦沫沫卻死活不張嘴,一對眼珠不知該看向哪。

凌晨剛才的動作太溫柔,太細膩,她不好意思,不知道該怎麼張嘴喝掉被這個男人用嘴唇碰過的湯。

不是秦沫沫矯情,是事發太突然,她與凌晨又不熟,一切好尷尬。

凌晨的溫柔對於沒有戀愛經歷的秦沫沫而言,是束手無策。

或許,他自己沒有感覺,秦沫沫卻感覺到了。

「張嘴,不燙了。」凌晨命令,秦沫沫紅著臉將嘴張開,凌晨以為她是因為剛才燙到舌頭還在臉紅。

……

病房門口,突然到來一個探病的女人,眼見凌晨百般溫柔的給秦沫沫喂湯,氣得面色煞白,她將手中的鮮花隨意放在花堆里,憤然走到凌晨面前,快速奪過他手裏的碗勺,將凌晨從病床上拉起來,放置一旁。她說。

「晨哥哥,這種粗事怎麼能讓你干,夏兒來做就好。」來看秦沫沫的女人是蕭夏,她甚至沒見過凌晨待孟夕顏這般溫柔,心裏自然不舒坦。

「夏兒,你是客人,不用費心了。」在蕭夏面前秀恩愛,凌晨求之不得。

他不喜歡蕭夏跟在他身後,最不喜歡蕭夏叫他晨哥哥,很煩,像蒼蠅一樣在耳邊嗡嗡作響。

「不費心,夏兒跟晨哥哥是一家人,晨哥哥的妻子,就夏兒的姐姐,夏兒喂姐姐喝湯,有何不妥?」蕭夏哪是心甘情願喂秦沫沫喝湯,她是不願見到凌晨待其它女人好。

病床上,秦沫沫被蕭夏突然的造訪驚得手足無措,心裏反倒是開心的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蕭夏來了,三個人一起,總好過她和凌晨兩人一起,少了一份不熟悉的尷尬。

雖然她與蕭夏也不熟悉,雖然蕭夏很囂張,但並沒有引起秦沫沫的反感,她倒認為蕭夏是性格直爽,沒心眼,她願意跟這種人打交道。

「夏兒,你注意別把沫沫燙著。」凌晨說。

「我知道!」蕭夏不耐煩的說,隨後她又假笑對秦沫沫說:「姐姐,來,嘴巴張開。」

秦沫沫看着蕭夏滿臉憋屈的樣子,很想逗她,於是,她一本正經對蕭夏說:「蕭夏,我是凌晨的妻子,你應該管我叫嫂子比較好。」

唰!秦沫沫這句嫂子一脫口,蕭夏裝都懶得裝,「啪」一下將碗重重的放在病床旁邊的餐桌上。

心想,這個秦沫沫真是恬不知恥,她已經退步叫她姐姐,居然還讓她叫嫂子,太不要臉了。

姐姐雖然比嫂子兩字好聽,但是其中的含義大為不同,蕭夏寧願管秦沫沫叫姐姐,也不願管她叫嫂子,在蕭夏眼裏,沒有人配得上她叫嫂子兩字。

病床一旁,凌晨見秦沫沫故意逗蕭夏,不禁覺得好笑,女人掐架,他從來沒見過。

讓凌晨意外的是,秦沫沫這個與他沒有感情的平凡女人,既然不畏懼蕭夏這位大小姐,還會出言調系她,蕭夏以後肯定會被她氣得飽飽的,凌晨心想。

「夏兒,沫沫說的對,你還是管她叫嫂子比較合適。」凌晨趁機在旁邊點火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