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.第84章 難以啟齒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7:34
A+ A- 關燈 聽書

當他從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,只見秦沫沫突然從一旁跳到他的面前,把他堵在門口,

凌晨立即臉色大變,十分詫異的問:「沫沫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

秦沫沫白了凌晨一眼,伸出右手,將他往裡推了一把,

然後自顧自的走到裡面,進入洗手間之後,秦沫沫就感覺到洗手間里的氣溫很低。

隨後她又走到淋浴房裡,感受了一下淋浴房裡的溫度。

果不其然,和徐朗所說的一模一樣,凌晨在洗冷水澡。

這個男人剛才果然動情了,但是他為什麼不從了自己呢?秦沫沫想不明白。

於是,只見她又轉過身,氣沖沖走向凌晨,停在他面前的時候,她雙手抱胸,又故意把腿往前邁了一步,狠狠踩在凌晨的拖鞋上,此時的她仍然還穿著兔子裝。

瞬間,凌晨的心跳上升到快要暴炸,他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,眼皮下埋的時候,只見秦沫沫正怒氣沖沖瞪著他,看著秦沫沫俏皮的小臉蛋,凌晨心跳幾乎接近停止。

心想,剛才的冷水澡白洗了,他一定得快點想辦法把秦沫沫弄走。

秦沫沫瞪著凌晨先開口說話了,她說:「你在洗冷水澡。」

「嗯!今天天氣太熱。」

「明明沒有很熱,你明明都對我動心了,幹嘛要違背自己的意願。」

「沫沫,你誤會了!」

此時,凌晨已經猜到,秦沫沫來他的浴室突擊檢查一定又是徐朗教的,現在的他恨不得扒掉徐朗一層皮,那個傢伙成天不忙正事,瞎摻合他的夫妻生活幹嘛?

「你明明就有!」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「沫沫,時間不早了,你該睡覺了。」

「我現在又沒孕孩子,睡那麼早幹嘛!」

秦沫沫見凌晨趕她走,心裡的怨氣無處撒,她委曲了,瞪著大大的眼睛強忍著淚水,她想不明白,為什麼凌晨不想離婚,又不想跟她生孩子。

這樣的婚姻生活有意義嗎?

秦沫沫是一個很傳統的女生,她覺得一個家庭里,如果缺少孩子,那一定不會是一個完美的家庭。

現在的她,想跟他好好過,想跟他生一個孩子,可是他為什麼要拒絕呢?

她本來不想哭,可是想想自己的主動,凌晨的態度,忍不住就會覺得委曲,忍不住紅了眼圈。

凌晨知道秦沫沫的淚水為何會在眼圈打轉,知道自己傷了秦沫沫的自尊心。

但是他不能如她所願,不能和她生孩子。

關於自己的計謀,凌晨難以啟齒,他想向秦沫沫坦白。

可是當他看到她那張單純無辜的臉龐,他不知從何說起,他怕自己坦白以後更是傷她的自尊。

況且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把整個真相告訴秦沫沫,他又開內疚了。

他尷尬的抬起手右手,用拇指抹掉秦沫沫眼眶裡滑落下來的淚水。

每次她哭,他都不知所措,因為每次都是他把她惹哭的。

他說:「沫沫,你不哭的時候,比較好看。」

秦沫沫對面凌晨對她的溫柔,心裡不知是什麼滋味,想氣又氣不起來,他明明可能待自己如此溫柔,為何不與她做一對正常夫妻呢?

她猜不透凌晨的想法,想起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自己的肚子還是平平的,她越來越心慌,她突然感覺到,自己不想與凌晨離婚。

她甚至都不清楚,自己為何不想離婚,也許是因為她愛錢吧!至少她自己是這麼認為。

秦沫沫看著凌晨帶有愧疚的臉龐,咬著下唇瓣,狠狠白了他一眼,抬起右手,用手背擦著眼眶裡的淚水,她不知道是太生氣,還是心如死灰,或許又是太尷尬。

她說:「凌晨,我們還是離婚吧!真的不適合,我也不想再對你主動了,下次見媽的時候,我肚子就要穿幫了。」

凌晨見秦沫沫再次提起離婚,他又開始緊張,雙手激動的抓著她的手臂,說:「沫沫,如果你只是怕媽,交給我處理好嗎?你相信我,媽不會找你麻煩的。」

「你以為媽像桂姨她們一樣好說話嗎?你讓桂姨她們不要張揚,保守密秘,桂姨就什麼都不說,你以為你跟媽說,讓她別跟我計較,她就不會跟我計較嗎?就算你不想離,她也會讓我家開凌家。」

「不會,媽只是刀子嘴豆腐心。」

「如果媽生氣了,要趕我走,怎麼辦?」

「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。」

「我要把你在盛唐的股份給我一半我。」

「……」秦沫沫的胃口讓凌晨啞口無言。

心想,秦沫沫知道他一半的股份是多少嗎?他給她們家一千萬,她都害怕到不敢問他要錢,給她一半股份,他怕把秦沫沫嚇出心臟病。

當然,他沒說話自然不是因為怕嚇到秦沫沫,而是因為捨不得。

他想過給秦沫沫很多很多的錢來彌補她,可是沒想過給她一半的股份。

秦沫沫見凌晨不說話,再次白了他一眼,抬起自己的右手,用食指戳著他的胸膛說:「你看你自己都沒把握,還讓我相信你,跟你開個玩笑就把你嚇到了,懶得跟你折騰,我要去睡覺了。」

二次進擊的秦沫沫又失敗了,她也沒心情再繼續折騰了。

轉身離開之前,猛然將凌晨往後推了一把,以宣洩自己的不滿。

由於凌晨與洗浴間的門貼得太近,被秦沫沫推了一把之後,後腦勺直接撞在門上。

不巧的是,傷口被撞到了,凌晨疼的倒吸一口氣,口裡情不自禁發出疼痛的呻銀聲音。

秦沫沫本來是打算離開的,聽到凌晨的聲音后,無奈的嘆了一聲氣,轉身拉起他的手,往卧室外面走,凌晨嚇得連忙解釋。

「我今晚睡客房。」

秦沫沫聽著她的話,氣得鬆開他的手,轉身,雙手插在腰間,怒視著凌晨說:「我不吃你,給你包紮傷口,把我想成什麼人啊。」

說完之後,她又拽起凌晨的手,把他拉進主卧室裡面。

走在秦沫沫身後的凌晨,看著她氣呼呼的身影,看著她頭上豎起的兔耳朵,忍不住笑了。

這個女孩真的很可愛,很招他喜歡。

他突然有一種衝動,從秦沫沫背後擁抱她的衝動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