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.第85章 自欺欺人【1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7:41
A+ A- 關燈 聽書

但是,這種念頭僅僅也只是一閃而過,那一瞬間過去之後,他立即恢復正常。

他安慰自己,一定是自己太過於內疚,所以才對秦沫沫產生了憐憫之心。

況且秦沫沫剛才已向他坦白,她只是怕他母親不好應付。

所以才鬧出這麼多花招,他又怎麼能被她佑惑呢?

她心裏一定還是喜歡安然的,他不能破壞她的美好,他一定要把最美好的秦沫沫留給她最愛的人。

即便那個人不再是安然,他也不能進一步傷害她。

……

主卧室里,凌晨坐在床邊,秦沫沫跪在床上替凌晨換藥。

牆上的電視還在播著秦沫沫喜歡看的連續劇,只是她的眼神全部都落在凌晨的傷口上。

秦沫沫包紮傷口的時候,特別小心翼翼,生怕弄疼了凌晨。

她給他上藥水的時候,動作非常輕,一邊用綿球清洗那道並不大的傷口,嘴上一邊輕輕吻著冷風,緩衝凌晨的疼痛感。

凌晨感受着秦沫沫的照顧,心裏很溫暖、很開心。

特別是當他聽到秦沫沫朝他傷口吹着冷氣的時候,心頭不由得有一種幸福感升起來。

秦沫沫把傷口包紮好的時候,忽然記起凌晨拒絕她的場景,心頭已平復的怒氣再次燃起。

她鼓起腮幫,睜大眼睛,瞪了凌晨的後腦勺一眼。

然後抬起右手,食指很不客氣按在凌晨已經包紮好的傷口上。

「啊!秦沫沫,你在做什麼?」其實秦沫沫的報復力度並不重。

但是來得太突然,凌晨還是捂著腦袋,猛然從床上站了起來。

秦沫沫慢條斯理的收拾著醫藥箱,不以為然的說:「心理不平衡,報復你一下。」

……凌晨再次被秦沫沫整得無語!

秦沫沫見凌晨轉身想離開,突然說:「一起看電視唄,一個人挺無聊的。」

凌晨轉過身,滿臉懷疑的盯着秦沫沫,他懷疑她還沒放棄剛才的計劃。

秦沫沫見了,橫了凌晨一眼,說:「不吃你,單純看電視。」

聽着秦沫沫的保證,凌晨才放下心的靠回床上,陪秦沫沫看電視。

秦沫沫有一個不好的習慣,電視看到一半的時候,會睡沒覺,也不會顧及到旁邊是否有人,是否也需要她陪着一起看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所以,四十分鐘過後,秦沫沫靠在床上睡著了,身上還穿着她的兔子裝。

凌晨看着已經熟睡的秦沫沫,相當無語。

他很不喜歡陪秦沫沫看電視或者看電影!

因為她不是快進,就是睡覺,經常把他的癮勾起來,又把他拋在一旁不管。

不過,好在秦沫沫說話算話,沒有繼續佑惑他,真的只是一本正經看電視。

凌晨見她的兔耳朵還綁在頭上,於是輕輕把她的頭托起來。

然後將綁着兔耳朵的絲帶解開,接着,他掀開被子,雙膝跪在床上,將秦沫沫緩緩抱起來,平放至床上。

由於凌晨是跪着抱秦沫沫,所以兩人貼著很近,他將秦沫沫平放至床上的時候,雙手被壓在她身體下面,凌晨輕輕把右手往後抽了一下,壓在秦沫沫腿上的右手便解放了,但他左手還被壓在秦沫沫的背後。

凌晨怕自己太用力,會驚醒秦沫沫,於是慢慢的將手往外抽,但因為太小心翼翼,太怕吵醒秦沫沫,被壓住的手臂一點動沒動彈。

無奈之下,凌晨只好緊緊貼在秦沫沫身旁,右手繞過她的胸前,托在她的脖子後面,將她輕輕抬起,好方便他把右後抽出來。

只是當他抬起秦沫沫脖子的時候,秦沫沫的脖子突然扭動了一下。

凌晨驚得立即將她的頭平放在床上,但他太過於慌張,把秦沫沫放下去的時候,整個人不禁向下傾,又因為兩人本來貼得很近的原因,他的唇瓣一不小心貼在秦沫沫的鼻尖上。

此時,他的腦海忽然想起自己兩次被秦沫沫誤撞到唇瓣的意外。

第二次的時候,秦沫沫還調皮的伸出舌頭試探了他一下,最後還朝他做了一個鬼臉。

想起秦沫沫的鬧騰,凌晨沒有及時將唇瓣從秦沫沫的鼻尖抬起來,他看着她的臉龐,她長長的睫毛一動不動,輕輕呼出來的氣息,他感受得到。

他的唇瓣觸碰在她的鼻尖上,感覺有點涼,看着秦沫沫白皙、水嫩的臉龐,他鬼使神差般將唇瓣輕輕吻上她的唇。

即便那兩次他們碰撞在一起都很意外,他仍然能感受她唇瓣的柔軟。

此時此刻,他靜靜的將唇瓣覆在秦沫沫唇瓣之上,不敢再有任何的進一步動作。

儘管只是輕輕的觸碰她,都能讓他的心跳莫名加速。

牆壁上的掛鐘此時彷彿停止了擺動,凌晨聽不到任何外界的聲音,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,秒針一秒一秒悄悄劃過,當凌晨的聽覺、視覺完全恢復正常的時候,他被自己驚嚇到了。

他連忙抬起頭,將自己的唇瓣從秦沫沫的唇瓣上挪開,心想,前兩次,秦沫沫吻她都是無意。

這次,他的吻算無意嗎?是無意的,就是無意的!

他剛才把秦沫沫手平放至床上的時候,不小心撞上她的鼻尖!

然後唇瓣又不小心滑到她的唇瓣上,他所有的舉止都是無意的。

昏暗的卧室里,凌晨在自欺欺人!

他以為他所找的借口都是真的,他偷吻秦沫沫真是無意的!

他在騙自己,剛剛那一剎那,他明明被秦沫沫迷惑了。

而且是在秦沫沫沒有任何主動的情況下被秦沫沫迷惑了。

凌晨深吸一口氣,再次用右手將秦沫沫的脖子托起,然後悄悄的把右手抽回來。

這樣的他,就像在做賊,不敢發出一點聲音,生怕把秦沫沫吵醒。

值得他慶幸的是,秦沫沫沒有醒。

她沒有發現凌晨無意故到她的鼻尖,也沒有發現凌晨偷偷吻了她的唇。

待凌晨將手臂抽出來之後,秦沫沫突然的轉了一個身,背對凌晨而睡。

凌晨嚇得眼睛立即睜大,好在秦沫沫沒有起床,沒有醒過來。

凌晨只看到秦沫沫的背影,卻沒看到轉身之後的秦沫沫臉頰紅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