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.第89章 緩兵之計【1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8:09
A+ A- 關燈 聽書

換好衣服之後,桂姨叫秦沫沫吃飯,秦沫沫又以不舒服為借口沒有下去。

桂姨看著秦沫沫的裝扮,忍不住偷笑,但是下樓之後,也沒有給凌晨半點暗示。

晚餐過後,凌晨推開卧室的門,來找秦沫沫,他明明知道秦沫沫有詐,卻忍不住還是想看她在玩什麼花樣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他對她很好奇。

他走進睡房的時候,只見秦沫沫笑嘻嘻從一旁竄出來,揮著她的小手,朝他輕輕叫了一聲:「喵……嗚……」

秦沫沫的聲音很好聽,很溫柔,很暖,她這一聲『喵』把凌晨的心都快融化了。

凌晨不禁一個顫抖,這不是害怕、也不是緊張的顫抖,而是很舒服、很享受的反映。

他定格在原地,打量著秦沫沫的裝扮,只見她穿著被他誇獎過的粉黃色蕾絲睡衣,秦沫沫穿這個顏很漂亮,把她的皮膚襯托的更為水嫩、白皙。

今天她的耳朵上不再是兩隻長耳朵,而是一對黑色的貓耳朵,鼻尖還圖了一團黑黑的東西,臉頰兩各畫三根黑色鬍鬚。

這樣的秦沫沫很可愛、很美,看得凌晨的心跳不由自主加速。

但他不能被秦沫沫迷惑,不然所有一切就前功盡棄,他不能對不起夕顏。

於是他假裝鎮定,伸手拉著秦沫沫的貓耳朵問:「秦沫沫,你把自己弄成醜八怪做什麼?」

「明明就很可愛。」

「你好好的人不做,把自己畫成貓做什麼?」

「凌晨,你這人怎麼一點情。趣都沒有,太沒意思了。」

抱怨完之後,她又說:「算了,懶得跟你計較,我今天學了一支舞,我跳給你看。」

凌晨聽說秦沫沫要跳舞給他看,立即轉身,朝卧室的客廳走去,嘴裡還一邊拒絕,說:「我沒時間,還有文件要審。」

凌晨要走,秦沫沫哪依,『咻』一下跑到他的前面,展開雙手攔住他的去路,不讓他走。

她今天跳了一天的舞,就是為了跳給凌晨看,他如果不看,她不是白忙活一天了嗎?

凌晨見秦沫沫擋住了去路,伸出右手貼在她的臉上,然後用力撥向旁邊,說:「我得去賺錢,沒時間陪你胡鬧。」

秦沫沫哪肯就此放他走啊!雖然她的身板小,攔不住他的去路,但可以耍無賴呀!

於是她轉身就緊緊抱住凌晨的腰,不讓他讓。

凌晨看著這樣的秦沫沫,除了好笑,還是好笑。

他見她把臉埋在他的腰上,他故意說:「你的貓咪妝花了。」

秦沫沫聽了,猛然抬起頭,歪著嘴巴,朝臉龐吹了兩口氣,把搭在臉上的髮絲吹走。

凌晨看了,忍不住揚起嘴角笑了,他低頭看著耍無賴的秦沫沫,只見她的大眼睛很無辜的盯著他看,好像在求他:拜託啦!拜託啦!就讓我為你獻上一支舞吧!

想到這裡,凌晨忍不住又笑了。

秦沫沫見凌晨總在笑她,氣呼呼的說:「笑P啊!」

凌晨深吸一口氣,伸出右手,捏著秦沫沫的下巴說:「好,看你跳完舞,我再去工作。」

「嗯嗯!」秦沫沫見凌晨不走,立即將他放開,猛點頭答應。

其實她只是緩兵之計,先把凌晨留下來,待她跳完舞,說不定他就不想走了呢!

然而凌晨卻想,不就是看秦沫沫跳一支舞嗎?他的定力還沒有那麼差,不會上勾!況且秦沫沫還畫了那麼好笑的貓咪妝,他才不會被一隻小貓動搖呢!

凌晨以為自己定力夠強,卻沒想到,他答應留下來看秦沫沫跳舞,他的定力就已經被秦沫沫動搖了。

他以為自己是在考驗自己的定力,其實只是為了看秦沫沫跳舞而找借口而已。

緊接著,秦沫沫拉著凌晨的手,把他拉進睡房,按在床上坐著。

自己打開了事先準備好的歌曲。

可是當音樂響起的時候,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跳了。

她的原計劃本來是,凌晨進來以後,朝他『喵』一聲,然後再拉他進卧室,緊接著就開始跳舞。

但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魅力,低估了凌晨的定力。

她的貓咪妝沒有讓凌晨神魂顛倒,他沒有想要留下來。

反而還是經歷了一場風波,她才把他留下來。

可是風波過後,她卻不知道該怎麼跳舞了,她的心情被凌晨破壞了。

坐在床上的凌晨見秦沫沫沒有動靜,又把音樂關掉,不禁皺眉,反撐在床上的雙手,轉換成雙手抱胸。

他十分嚴肅認真的問:「沫沫,你是不是不會跳了,如果這樣,我可先走了。」

「不準走,你剛才把我心情破壞了,我現在要恢復一下。」

「好!好!好!你慢慢恢復,我等著。」凌晨望著有些失落的秦沫沫,不敢再打擾她。

他怕萬一把她惹怒,她又要對他實施家暴了。

秦沫沫看著凌晨,嘟著嘴巴把他白了一眼,心不甘情不願走到床邊,坐下去,然後閉目冥想Lindy白天教她的舞蹈動作。

在她的腦海里,動作明明都很清晰,一個也沒忘記,可她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去跳。

她長嘆一聲氣,緊緊跤著下唇瓣,更加用力的想著舞蹈動作。

可她發現,她越是用力去想舞蹈動作,就越不知道該怎麼跳。

一旁,凌晨仍然雙手抱胸,扭著頭,目不轉睛盯著秦沫沫看,看著這樣的秦沫沫,他很想笑,可是又不忍心笑。

看著她鼻尖畫著的黑團,和臉上的貓鬍鬚,他無奈的搖了搖頭,下意識的伸手去觸碰了一下她的鬍鬚。

秦沫沫嘟著嘴巴,閉著眼睛,沒有搭理他,繼續冥想。

凌晨見她的表情有嫌棄自己,捏著她的下巴,將她的臉轉向與自己面對面,說:「你要再不會跳,我要走了。」

秦沫沫與凌晨是並肩而坐,距離很近,凌晨把秦沫沫臉轉過去的時候,秦沫沫都能感覺到凌晨呼息的聲音。

她不禁咽了一口口水,想起昨晚,凌晨偷親她的情形。

此時的環境很璦昧,很適合做壞事,她不由得緊張了,心跳快速得升。

心想,好像不用跳舞也可以把凌晨撲倒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