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.第90章 捉摸不透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8:17
A+ A- 關燈 聽書

可是她好緊張,不敢撲,腦袋裡的兩個小人都快打起來了。

一個小人說:秦沫沫,快摟住他,吻他!

一個小人說:秦沫沫,你是女生,矜持一點!

秦沫沫快被凌晨整瘋了,心想,他沒事好好的坐著就好,捏她下巴做什麼,不是製造璦昧嗎?

就在秦沫沫瀕臨發瘋之際,凌晨把捏著她下巴的手拿下去了。

繼而從床上站起來,雙手插在褲兜里,轉身瞟了秦沫沫一眼說:「我真的要去工作了。」

秦沫沫著急了,立即拉住凌晨,將他再次拽回床上坐著,說:「我會了,我會了。」

凌晨見秦沫沫急了,再次笑了,他沒有再起身離開,而是看著秦沫沫把音響打開,接著放歌曲。

然而此時,秦沫沫腦海都是凌晨的臉龐,他與自己近在咫尺的臉龐,他親吻自己的模樣。

雖然她沒有看到凌晨偷吻她的模樣,但她想,那時候的凌晨一定很溫柔。

睡房裡,音樂響起,秦沫沫深吸一口氣,舉起右手,打起響指,踏著右腳腳尖,正式進入舞蹈狀態。

床邊,凌晨翹著二郎腿坐著,很認真的欣賞秦沫沫舞蹈,嚴格來說,應該是體操。

因為這隻舞蹈,一點舞蹈技術含量都沒有。

但秦沫沫的卻跳得很好,臉上的表情特別到位,十分可愛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特別是當秦沫沫給他飛吻的時候,凌晨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爆了。

但是接下來她搞笑的扭動PP,又把他逗笑了。

他不得不承認,秦沫沫特很適合賣萌,每次看她眼睛的時候,他都要被她的眼神甜化了。

如果不是因為要堅守對孟夕顏的感情,凌晨一定會被秦沫沫的可愛秒得渣都不剩。

最後,舞蹈在秦沫沫的飛吻下結束,凌晨甚至都不敢抬頭去看秦沫沫的貓咪妝。

他假裝淡定的從床上站起來,不以為然的說:「嗯,你跳完了,我可以去工作了。」

秦沫沫見凌晨還是那副冰冰冷冷的態度,不禁有些失望,她都這麼努力,為什麼凌晨就是不動心呢?

為什麼連一句誇獎都沒有?難道她跳得不好嗎?貓咪妝不可愛嗎?

秦沫沫鬱悶了,她再次擋在凌晨的面前,不讓他走。

凌晨也不跟她抬扛,既然秦沫沫擋在正中間,他就往左邊走吧!

誰知他往左邊走的時候,秦沫沫又往左邊挪了一下,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接下來,兩人開始一場左右不定的道路爭霸戰。

終於,秦沫沫忍不住爆發了,她抬起右手,貼在凌晨的胸膛上,委曲的問:「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嗎?」

凌晨見秦沫沫委曲了,心裡也很內疚,他說:「你跳的很好,很可愛。」

「可是你還是不喜歡嘛!」秦沫沫幾乎都快哭出來了。

無論她怎麼努力,凌晨都是這副愛理不理的態度,可他為什麼又趁她睡著之後偷吻她呢?對於凌晨,秦沫沫完全捉摸不透,而且覺得挺累人。

凌晨聽著秦沫沫那句你不喜歡,又開始糾結了!

他不喜歡嗎?他喜歡嗎?

不,這兩樣都不是,他是不能喜歡,他已經有孟夕顏了,和秦沫沫結婚,不過是一場意外。

於是,他說:「我很喜歡你的舞。」

他說他很喜歡她跳得舞,可是她的人呢?他不喜歡嗎?

這個結果,其實顯而易見,她明明知道他是不喜歡的,可是偏偏又希望他喜歡,因為她付出努力了,她想得回報,但是卻沒有,所以她不開心了。

但是又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每次這麼努力,還被凌晨逃掉。

秦沫沫暗下決心,今晚一定要把凌晨拿下,一定要懷上他的孩子,她是凌少夫人,這是她的職責。

於是,她也懶得跟凌晨糾結喜不喜歡的問題,只是攔在她的前面,不讓他走,她說:「我還有舞要跳。」

凌晨知道秦沫沫不鬧騰到不開心,是不會罷休的,所以他乾脆自己坐回床上,繼續欣賞她接下來的舞蹈。

但是秦沫沫傻了,她只準備了一隻舞蹈而已。

這時候,她後悔了,後悔沒跟Lindy多學一隻舞蹈,可是她已經吹牛了,再該怎麼收場?

此時,她海腦里閃過的不是廣播體操就是喬嵐芳跳的廣場舞。

秦沫沫尷尬了,進退兩難。

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,她賠著笑臉,坐在凌晨旁邊,想要跟他講合,讓他別看跳舞。

但凌晨先開口講話了,他扭過頭,盯著秦沫沫的花貓臉問:「又在恢復情緒嗎?」

被凌晨這麼一問,秦沫沫又好氣又好笑。

結果,她真的笑場了,只見她一邊傻笑,一邊不好意思的問:「廣場舞,你要不要看?」

「噗嗤!」凌晨也笑了。

於是,兩個人就望著對方傻笑。

凌晨知道秦沫沫是沒有節目了,剛才一時嘴快只是想把他留住,明白她的心意之後,他更是內疚,只見長呼一口氣,伸出手右手,揉著秦沫沫的腦袋問。

「你傻不傻呀?」

秦沫沫傻笑著說:「你才傻好不好,人家跳的那麼賣力,你一點表示都沒有。」

凌晨看著秦沫沫的傻笑,心裡暖呼呼的,揉在她腦袋手,情不自禁滑向她白皙的臉龐,撫摸著她臉上的貓咪問。

「你往臉上塗的都是什麼?難不難洗?會不會皮膚過敏?」

凌晨的指尖觸碰在秦沫沫臉上的時候,秦沫沫心跳不由自主加快。

她盯著他的眼睛,只見他非常仔細的盯著她的臉看,手指還在嘗試著擦掉她臉上的貓咪妝。

秦沫沫看著凌晨溫柔的臉龐,瞬間臉紅了,有一個衝動的念頭在她腦海閃過。

這一次,腦海的小人沒有爭吵,是因為秦沫沫沒有給他們爭吵的機會。

就在凌晨的手指還撫摸在她臉頰的時候,秦沫沫深吸一口,突然伸手摟住凌晨的脖子,把臉湊近他,然後猛然吻上他的唇瓣。

驟然之間,凌晨石化了,他被秦沫沫強吻了。

這一次,不是意外,是她主動吻他了。

凌晨的第一反映是詫異,而不是推開秦沫沫。

他感受到她柔軟的唇瓣輕緊緊地貼在她的唇瓣上,他迷茫了,甚至淪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