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.第92章 適可而止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8:31
A+ A- 關燈 聽書

秦沫沫問:「什麼看法?」

Lindy說:「我覺得問題不在少夫人身上,而是在凌少爺身上。」

秦沫沫不可思議的盯着Lindy問:「什麼?在凌晨身上。「

Lindy說:「其實少夫人你條件這麼好,只要是男人,不用你主動都會垂涎,我懷疑凌少爺是同性戀,所以才會對你無動於衷。」

「噗!」Lindy的話音剛落下,秦沫沫一口果汁噴在吧枱上。

怎麼可能?凌晨怎麼可能是同性戀呢?絕對不可能!

但是她細細想了一下Lindy的話,又覺得有道理。

如果凌晨不是同性戀,怎麼會不喜歡她呢?

而且凌晨比徐朗更有錢,徐朗的女朋友那麼多,卻從來不見凌晨身邊有任何一個女人。

當然,蕭夏除外,況且凌晨又不喜歡蕭夏。

秦沫沫越琢磨越覺得Lindy說的沒錯,她和凌晨同床共眠那麼久,那個男人除了偷吻她一次,都沒有碰過她,如果不是同性戀又是什麼呢?

想到凌晨是同性戀,秦沫沫開始緊張了。

今天她本來就一直在緊張,緊張自己和凌晨的事情被徐朗和唐小米以外的人知道。

她也沒想過自己的事情會鬧得這麼多人知道,可是徐朗是從一開始就參與進來了,唐小米更是她最要好的閨蜜,她們之間從來都是沒有密秘,所以她不能瞞唐小米。

但是眼前的這個Lindy她不放心,從今天中午在徐朗辦公室看見過她之後,她就不放心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可是徐朗又十分信任她,她不好意思懷疑。

可現在事關重要,關係到凌晨的性。取向問題,她不能讓這個女人在外面亂說話,不能壞了凌晨的名聲。

即便她此時再怎麼生氣,凌晨也是她的老公,她的枕邊人,她必需維護他。

於是,只見她很坦白的問:「Lindy小姐,我和我老公的事,你應該不會亂說吧!」

「噗嗤!」Lindy聽着秦沫沫的問話,不禁笑了。

其實今天中午在徐朗的辦公室里,她就看出來秦沫沫對她有防備,不過是礙於徐朗的面子,所以才沒說什麼。

此時,她們兩個女人直接面談,話又說得這麼開,她也沒什麼好顧慮的,她說:「少夫人,你放心吧!我的嘴巴會比你閨蜜還緊,這一點你是不用質疑的,何況我和徐少爺,不是認識一兩天的關係,他對我有救命之恩,他維護的朋友,我Lindy拼上性命也不會出賣。」

「救命之恩?」秦沫沫模糊了。

心想,為什麼徐朗可以到處救人,他不是花花公子么?怎麼搞得像俠客一樣。

Lindy見秦沫沫有疑問,笑着說:「5年前,我缺錢,在夜總會陪酒,碰上一個惡霸,他非要點我出台,我不願意,他便要當眾強。暴我,我當時差點就撞牆自殺了,好在徐少爺出手相救,後來我們就成了朋友,但是,不是你想的那種朋友,我們沒有睡過,可能他沒有拿我當朋友,但他卻是我Lindy一輩子要報達的人,所以他才會讓我教你跳舞,不然他認識的辣妹那麼多,為什麼只找我呢!」

Lindy說完話,端起吧枱上的一杯酒,一飲而盡。

秦沫沫看着Lindy,心裏覺得酸酸的,她盯着Lindy的眼睛問:「你喜歡徐朗,對嗎?」

Lindy搖晃着手裏的空酒杯,苦笑着說:「呵呵!被你看出來了啊!」

秦沫沫說:「喜歡就去追啊!」

Lindy說:「我何德何能,憑什麼去追。」

秦沫沫說:「感情是不分貴見的,只要真心就好。」

Lindy說:「少夫人,你人真好。」

秦沫沫說:「別叫我少夫人,叫我沫沫,我在和凌晨結婚以前,還沒有工作呢!不如你。」

女人跟女人之間的友誼,基本上是靠交換密秘達成的,在晚上以前,秦沫沫對Lindy是有防備的,可是聽完Lindy交換過來的密秘,卻覺得她很親切,待自己也很真誠。

她知道,她們會成為很要好的朋友,因為她們都握有對方不為人知的密秘。

Lindy眼見秦沫沫對自己放鬆了防備,又端起一杯酒,說:「沫沫,乾杯!」

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,秦沫沫也端起一杯酒,碰上Lindy的酒杯說:「乾杯!」

正當秦沫沫準備一飲而盡的時候,她右手的手腕被人握住了,她轉身看向一旁,只見凌晨怒氣沖沖的握着她的手腕。

頓時,秦沫沫渾身一顫,心想,這個傢伙不是不喜歡自己嗎?怎麼跟出來了?

凌晨見秦沫沫瞟了自己一眼后,沒打算把酒杯放下,握着她手腕的力度更重了,他壓抑著自己的脾氣,低聲說:「沫沫,跟我回家。」

本來凌晨以為秦沫沫心情不好,去找唐小米告狀、哭訴,可是她卻來到酒吧裏面,而且還跟中午在徐朗辦公室脫衣服的女人混在一起,他怎麼能不生氣。

他可以容許秦沫沫翹氣,可以容許她哭、她鬧,可以容許她對自己動手。

但是他不能容忍秦沫沫混酒吧!不能容忍她跟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!更不能容忍她變壞。

在凌晨出現以前,秦沫沫的怒氣本來已經消了,可看着他出現在自己的眼前,腦海不禁想到自己被他傷自尊的一幕。

於是又開始生氣了,她用力去甩凌晨的手,卻沒甩開。

最後,沒好氣的說:「先生你誰啊?我們認識嗎?」

凌晨在被秦沫沫這句先生你誰啊?氣糊塗了,他也懶得管那麼多,拽著秦沫沫就把她從高腳椅上拉下來。

秦沫沫被拽下來的時候沒有站穩,直接撲倒在凌晨的懷裏。

頓時,她也生氣,她猛然將凌晨推了一把,向他吼到:「你誰啊?煩不煩啊?離我遠點!」

凌晨見秦沫沫還不識好歹,氣不打一處來,他舉起她的右手,怒斥:「秦沫沫,你適可而止,別忘了你還是凌家的媳婦,看看你現在的德性,還有一點凌少夫人的端莊嗎?」

秦沫沫聽着凌晨的訓斥,冷冷笑了,她說:「什麼破媳婦?什麼破凌少夫人,本小姐不稀罕,本小姐要離婚,立刻,馬上就離。」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