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.第95章 雪上加霜【1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8:53
A+ A- 關燈 聽書

聽著凌晨的話,秦沫沫眼圈紅了,她把他的手放開了,她說:「你走!」

凌晨見秦沫沫不咬他了,便把手收回來,他看到被秦沫沫咬過的地方,有一道深深的牙印,紅得發紫。

他沒有責備秦沫沫心狠,只是輕輕將她頭抱起來,把她壓著的毛巾拿出來。

默默走近洗浴間,搓乾淨,掛起來。

然後,走出洗手間,朝睡房外面走去。

當他走到卧室外門的時候,他聽到秦沫沫哭了。

凌晨頓了一下,但是沒有轉身去安慰秦沫沫。

他也只是頓了一下,然後拉開房門,離開了。

床上,秦沫沫聽到房門被關上的聲音,「哇~~~~」一聲大哭。

房內,只見她側趴在床上,抱著枕頭,泣不成聲,嘴裡還喊著:「為什麼?為什麼?」

但是為什麼後面的那段話那沒有喊出來。

這次,她不是為自己而哭,而是為凌晨而哭。

她想問問老天,為什麼這麼好的男人偏偏是同。性。戀?

她想問,為什麼她的感情路要這麼坎坷?

為什麼,那麼好的安然,名草有主,這麼好的凌晨又是同。性。戀?

秦沫沫覺得自己太命苦了,怎麼就嫁給了同。性。戀。

從凌晨剛才對她的關懷裡,秦沫沫斷定凌晨不討厭她,而且對她有愧疚感,他任憑她胡鬧,只是想讓她心裡平衡一點,秦沫沫覺得除了同。性。戀,她再也找不到更合適的借口了。

這一晚,秦沫沫失眠了,為凌晨而失眠。

對於凌晨,她又同情又恨。

同情,是因為凌晨不能正常的喜歡女人。

恨,是因為凌晨從來都沒有跟她坦白過這件事,把她蒙在鼓裡就娶回來了。

當她想起凌晨誤以為自己在酒店跟她發生了什麼,以為她懷了孩子,立即把她娶進門,又覺得凌晨好可悲,即便跟她睡在一起,也沒有趁酒勁跟她發生什麼,也沒能讓她懷上孩子。

然而對於凌晨偷吻她的事情,以及拒絕她的事情,秦沫沫都釋懷了。

心想,凌晨肯定還是想跟她發生關係的,只是礙於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那關,所以把她拒絕了。

此時,秦沫沫本來該恨凌晨的,該恨他娶了自己,又不讓她做真正的女人。

可是當她一想起凌晨對她的好和容忍,她就沒辦法恨他,反倒是更同情他。

她以為凌晨不願跟她離婚,是因為他不討厭她,以為他想慢慢跟她在一起培養感情,想糾正自己的性。取向。

秦沫沫想這些事情想了一晚上。

最後,她決定,給凌晨一些時間,讓他慢慢糾正自己。

至於她為什麼願意給凌晨機會,那是因為她覺得,凌晨除了這一個毛病以外,渾身上下都是優點。

待秦沫沫胡思亂想完之後,天已經快亮了,她揉了揉眼睛,緩緩閉上,準備休息一會。

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,已是中午十一點。

秦沫沫看著時間,已猜到,凌晨肯定去上班了,回想起昨天晚上亂七八糟的事情,她揉了揉凌亂的頭髮,起床,洗澡換衣服。

秦沫沫下樓的時候,感覺到家裡的氣氛很嚴肅。

她小心翼翼打量著每個人的神情,只見所有的傭人都是一副委曲兮兮的表情。

秦沫沫見桂姨從廚房出來了,立即叫著桂姨問:「桂姨,家裡有什麼事嗎?」

桂姨看了秦沫沫眼說:「太老爺昨天晚上去世了。」

「哦!就是那個103歲的太爺爺嗎?」

「嗯!少爺一大早就奔喪去了。」

秦沫沫聽桂姨說凌晨一大早就去給太爺爺奔喪,臉色瞬間很難看,她不開心的問:「為什麼沒叫我?」

桂姨說:「夫人說了,你懷了身孕,這種場合不宜出席,少爺早上去你房間看你的時候,見你睡得香,就沒叫醒你,吩咐你醒后,讓我跟你說一聲。」

秦沫沫抱怨:「可是凌晨知道我沒有身孕。」

桂姨說:「夫人不知道啊!少爺說了,等太老爺的喪事辦完以後,就跟夫人坦白。」

秦沫沫說:「這不是給夫人雪上加霜嗎?凌晨也真會坑媽。」

桂姨說:「但是再瞞也瞞不下去了,眼看你懷身孕都快四個月了,下次見夫人,肚子肯定要穿幫啊。」

秦沫沫不以為然的說:「凌晨不是辦法多嘛!讓我弄個假肚子,到時候抱個娃給夫人看,不是一樣。」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……桂姨對秦沫沫的腦洞,十分無語。

凌晨不在的這幾天,秦沫沫一直在琢磨凌晨的取向問題。

第三天上午,徐朗來了,從太爺爺的喪禮上回來了。

他哪都沒去,直接奔向凌晨的家,把秦沫沫接走了。

由於是凌晨是親孫子,喪禮上還有些事情需要他處理,所以比徐朗晚回來了一步。

S市,某酒吧內!徐朗給秦沫沫點了一杯鮮榨橙汁,若大的酒吧,仍然只有她們兩位客戶。

徐朗把橙子汁遞給秦沫沫的時候,問:「那晚和凌晨又鬧翻了。」

秦沫沫接過橙汁,狠狠的吸了一大口,有氣無力的「嗯」了一聲。

徐朗深吸一口氣,將自己的果汁放在吧台上,鄭重其事的說:「沫沫,你和凌晨離婚吧!」

秦沫沫聽著徐朗的建議,豁然睜大眼睛,問:「為什麼?」

徐朗看著秦沫沫的驚訝,心情很糾結,關於真相,他難以啟齒,他怕傷到秦沫沫。

但是從秦沫沫的反應里,徐朗看出,儘管事情鬧得如此地步,秦沫沫還是不想離婚的。

如果秦沫沫對凌晨真的沒有心動,又怎會不離婚呢!

雖然說凌晨有錢,但是徐朗也看得出來,秦沫沫跟凌晨在一起,不是為了錢。

畢竟他閱女無數,什麼樣的女人,為什麼跟男人在一起,他看三眼,就能分辯出來。

他有些尷尬的對秦沫沫說:「因為你和凌晨不可能了啊!該試的都試過了。」

秦沫沫卻不贊同徐朗的說法,她糾結了。

糾結自己要不要把自己發現的問題告訴徐朗,或許,徐朗會不會也知道,所以才讓她主動勾/引凌晨,不然他為什麼不教凌晨撲自己?

於是,她吱吱唔唔的問:「徐朗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然後又不好對我說清楚。」

聽著秦沫沫的問話,徐朗愣了,心想,難道秦沫沫知道什麼了嗎?又或者,她在套他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