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.第97章 眉來眼去【1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9:07
A+ A- 關燈 聽書

但是,這句話從他腦海閃過之後,他立即恢復清醒的想到,這兩人混在一起,肯定不會有好事。

徐朗肯定又在教秦沫沫耍花招引佑他。

但是凌晨沒有注意,剛才那一剎那,他在乎秦沫沫了,在乎秦沫沫會喜歡徐朗。

即便這種可能性很低很低,但他仍然在乎了。

他心塞了,難受了!

由於這種感受出現的時間太短、太短,凌晨把它忽略了。

可他的心情仍然很不好,三天不見那個傢伙,回來的時候,她居然不好好的在家等他。

正在凌晨生氣之際,徐朗開著車子把秦沫沫送回來了。

車子停在別墅門口,徐朗先行下的車,隨後又幫秦沫沫把車門拉開。

兩人並肩朝別墅裡面走進去。

他們剛剛進屋就看到凌晨站在客廳和桂姨在客廳說話。

徐朗一看到凌晨就想起秦沫沫對他的懷疑,想到秦沫沫的懷疑,他就忍俊不禁。

凌晨轉身看著門口站著的秦沫沫和徐朗,看到徐朗臉上那捉摸不透的笑容,他鬱悶了,以為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東西,伸手摸了一把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徐朗見了,越發笑得厲害,秦沫沫站在一旁,拿眼睛瞪了徐朗一眼。

徐朗見秦沫沫拿眼睛瞪他,是想忍不笑的,奈何他覺得太好笑,沒忍住。

結果秦沫沫「啪」一巴掌打在他的腦門上,提醒:「好了,我到家了,你可以回家了。」

本來秦沫沫是想留徐朗吃飯的,可是這傢伙總在笑,她怕自己發現的秘密被凌晨知道,怕傷他的自尊心,所以才對徐朗下逐客令。

客廳里,凌晨半眯著眼睛打量著這兩人,覺得有大詐。

心想,徐朗和秦沫沫今天一定想了一個大招對付他,他可千萬要小心翼翼。

凌晨見秦沫沫這麼快趕徐朗走,以為她是等不及,立馬要放大招。

於是,不以為然的說:「都到飯點了,徐朗,你留下來吃飯。」

徐朗忍著笑說:「我也沒打算走。」

秦沫沫見徐朗還在笑,跳起來,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上,警告:「不準再笑了。」

結果徐朗還是笑了。

徐朗的笑聲不僅讓秦沫沫不安,更讓凌晨不安,他真的想不出來,兩人還有什麼花招。

午餐過後,徐朗要走,凌晨把他留住了,因為怕秦沫沫又要引佑他,所以就把徐朗留住了。

而且,正好他有一個合作項目要跟徐朗談,就趁今天把合作協議談好,也蠻好。

……

書房裡,凌晨和徐朗一同坐在茶桌旁品茶,手裡各拿一份企劃案,你一句,我一句,商討著合作方案。

然而,書房門口,秦沫沫鬼鬼祟祟貼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。

她算過時間,從凌晨和徐朗進入書房到現在,已經超過一個小時了。

專家說過,男女獨處一室,如果超過半個小時,就會發生『危險』事件。

現在凌晨和徐朗呆在一起已已經超過一個小時,她不放心,必需偵查。

雖然對方是徐朗,她也不能掉以輕心,況且她早就聽說過優秀的Gay是很容易把別人掰彎。

如果徐朗也中招,那廣大的女同胞不是又要錯失一個嫁入豪門的機會,她一定要杜絕此類事件發生。

「少奶奶,咖啡准好了。」秦沫沫身後,小桃端著煮好的兩杯咖啡小聲叫喚著秦沫沫。

秦沫沫立即轉身,接過咖啡盤,說:「我來吧!」

接著,小桃幫她敲響了書房的門,秦沫沫帶著春風滿面的笑容進去了。

她把咖啡放進去之後,還把書房掃視了一圈,檢查是否有可疑的蛛絲馬跡。

凌晨端起咖啡,深吸一口氣,發覺秦沫沫今天不對勁,心想,果然有詐,她今天噴香水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她噴的不是水果味,還是清晰的百合香,一款很有女人味的香水。

以往的秦沫沫不是這個模樣的,她只會噴水果味香水,因為她說聞著這些香味,她食欲好。

隨後,凌晨瞟了一眼徐朗,見他在偷笑,事情越來越不對。

於是,他一本正經的問:「沫沫,今天噴香水了?」

秦沫沫假笑著說:「呀!你聞出來了啊?」

凌晨說:「這個味道不適合你,你還是換一款比較有食欲的吧!」

「噗嗤!」凌晨對面,徐朗笑噴了。

他還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香水讓人有食欲,他倒是想聞聞是火鍋味,還是燒烤味。

被凌晨諷刺的秦沫沫,氣不打一處來,她瞪了凌晨一眼,又向徐朗使了一個眼色,讓他別笑。

同時,心裡又想,凌晨這個傢伙真是不知好歹,她之所以換香水,還不是因為他,她是想讓他多熟悉女人的味道而已,她是好心的好不好,還笑她。

徐朗看著秦沫沫瞪過來的眼神,迷迷糊糊之中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原來秦沫沫把她想成了會和凌晨『同流合污』的人。

這傢伙腦袋進水了嗎?他是喜歡女人的好不好,怎麼會和凌晨發生什麼,看來秦沫沫這個女人已經快瘋了,他滿臉怒意瞪著秦沫沫,用眼神告訴她,讓她別胡思亂想。

凌晨在一旁看著兩人眉來眼去,心裡極為不舒服,他故意問:「沫沫,你忙不忙?」

秦沫沫白了他一眼:「我忙不忙,你還不知道嗎?」

言下之意,她呆在別墅里,除了吃就是玩,要忙也是忙著吃和忙著玩,其實就是大閑人一枚。

凌晨見秦沫沫瞪他,再次心塞,每次她和徐朗在一起的時候,都笑得很開心,怎麼總對他橫眉豎眼呢?

凌晨忘了,秦沫沫還為他學過舞呢!可是他不領情。

他說:「你要沒事,過來給我捏背。」

秦沫沫轉身看了凌晨一眼,冷冷地「切」了一聲,說:「忙,很忙!」

想讓她捏背,把她當女傭了啊!

徐朗見凌晨有吃醋的跡象,覺得時機非常好,是他和秦沫沫發展感情的好機會。

於是他說:「我下午還有事,我先走了,凌晨這個案子,明天我去盛唐找你談。」

徐朗說完就起身了,秦沫沫見徐朗走了,立即追出去,跟在他身後小聲問:「徐朗,你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嗎?」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