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.第98章 含沙射影【2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9:14
A+ A- 關燈 聽書

徐朗說:「秦沫沫,你懷疑我?」

秦沫沫解釋:「哪有,我只是覺得凌晨聞雄性荷爾蒙時間太久了,所以才進去晃悠一下。」

徐朗笑著說:「現在是個好機會,快進去培養感情。」

秦沫沫說做了一個OK的手勢,立即轉身進屋。

剛走到客廳的時候,只見凌晨滿臉黑線盯著她問:「怎麼沒跟徐朗一起走?」

秦沫沫嘟著嘴巴說:「我倒想啊!還不是因為你要捏背。」

秦沫沫雖然打心裡原諒凌晨了,但是面子上,還是在生氣,女人嘛!總愛裝模作樣。

凌晨沒想到秦沫沫會妥協給他捏背,心裡非但沒有開心的感覺,反倒有點后怕。

剛才他要她捏背,是因為徐朗在。

現在,徐朗走了,自然也不用她捏背了。

於是,他有些彆扭的說:「不麻煩你了,你去忙你的。」

秦沫沫見凌晨反悔,自己錯過了與他可以親密接觸的大好機會,她不樂意了,緊咬著下唇瓣,半眯著眼睛,瞪著凌晨問:「你耍我?」

正在秦沫沫要發飆時,桂姨介入進來了,她急急忙忙站在兩人跟前說:「少爺,少夫人,別吵了,夫人打電話過來,讓你們去她那裡吃晚飯,還要你們早點去,你們還是想想法子,怎麼把少夫人沒懷孕的事情辦妥吧!這肚子一去就露餡了。」

瞬間,凌晨和秦沫沫都懵了,她們只顧著吵架,都把正事忘了。

按規矩來講,凌晨從喪禮回來就該帶著秦沫沫去安慰凌夫人。

但是凌晨回來的時候,秦沫沫不在家,中途又參與一個徐朗,完全把凌晨攪糊塗了。

這會,聽著桂姨的通報,兩人才知道,今天不適合鬥嘴。

緊接著,凌晨開著車子,載著秦沫沫就趕往了凌夫人的別院。

……

車內,秦沫沫轉身盯著凌晨,戰戰兢兢的問:「凌晨,要不我今天先弄個假肚子?」

凌晨淡定的說:「不用。」

秦沫沫說:「今天向媽坦白,這不是雪上加霜嗎?」

凌晨解釋:「今天不坦白,以後就是弄虛作假。」

……秦沫沫無語。

但她心虛啊!害怕啊!如果被凌夫人單純的逼迫離婚,她還能接受。

可是她花了凌家那麼多錢,萬一凌夫人讓她賠怎麼辦?打死她也賠不出來啊!

想到這裡,她偷偷看了凌晨一眼。

如今,所有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凌晨身上,只希望他千萬別記仇,多幫她說點好話。

千萬別讓她一個人擔責任,她也擔不起這個責任。

雖然秦沫沫平時一副不怕他母親的模樣,其實心裡挺畏懼她的,而且這次她母親占理,她自然會怕。

凌晨的餘光時常都在注意秦沫沫,他看到她十分緊張。

只見凌晨突然伸出手,緊緊握著秦沫沫擰成一團的兩個小手。

他安慰:「別怕,有我在。」

秦沫沫深吸一口氣說:「凌晨,我先跟你打個預防針,如果媽要我離婚,我可以接受,但是,我花了你的那些錢,我是沒錢還的,大不了就只有那一套新買的房子賠給你家,再說,這懷孕沒驗出來的事情,你也有責任。」

「噗嗤!」凌晨是第一次見秦沫沫這麼怕她母親,看著她做賊心虛的模樣,他忍不住笑了。

隨後,他握著她的手,更用勁了,他說:「不讓你還,也不會離婚的。」

聽著凌晨的安慰,秦沫沫心裡特別暖,特別有安全感,情不自禁用自己的小手反抓著凌晨的手。

……

半個小時后,兩人到達了凌夫人的別院。

秦沫沫今天穿得是一件比較修身的湖藍色連衣裙,肚子很平,看不出任何懷孕的跡象。

她跟在凌晨的身後,仍然還是膽戰心驚,她只希望待會的暴風雨不要太猛烈。

客廳里,蘭姨見小兩口牽著手回來,立即笑容滿面的打招呼:「少爺,少夫人回來了啊!」

打完招呼以後,她眼睛下意識去看秦沫沫的肚子,只見秦沫沫的肚子還是和原來一樣,很平坦。

之前,她們都以為秦沫沫是身體原因,不顯肚子。

可是眼前,她也快有四個月身孕,仍然還是沒有肚子,蘭姨心生疑問了。

總覺得秦沫沫這肚子不真實,不像懷了孩子。

但她是傭人,不好意思問,所以什麼也沒問。

只是那眼神,有意無意總會落在秦沫沫的肚子上面;

當然,她也不是故意想去打量秦沫沫,只是好奇而已。

……

客廳的復古歐式沙發上,凌夫人正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,蕭夏在幫她按摩。

蕭夏見凌晨和秦沫沫來了,不以為然的瞥了秦沫沫一眼,卻也沒看出秦沫沫哪裡不對。

畢竟,她是個心眼不多的女人。

凌夫人聽著客廳里的動靜,深呼一口氣,說:「夏兒,好了,你休息一會。」

凌晨牽著秦沫沫朝凌夫人走去,擔心的問:「媽,頭疼的毛病又犯了?」

秦沫沫緊緊跟隨,心虛的叫了一聲:「媽!」

凌夫人見小兩口來了,抬起手揉了揉太陽穴,有氣無力的說:「坐!」

於是,凌晨拉著秦沫沫坐在一旁的沙發上。

凌夫人瞥了秦沫沫一眼,見她氣色不好,以為是太老爺去世,讓她擔心了;

同時,兩人眼神正好相撞,秦沫沫嚇得連忙將眼神看向一旁。

凌夫人卻以為秦沫沫還在為上次拔她針管的事情害怕她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而且自那次以後,兩人只在喬嵐芳的生日宴上見過,秦沫沫也由於身孕,沒有來別院向她請安,她以為秦沫沫是記仇了。

隨後,她又看了秦沫沫一眼,仍然沒把重點放在她的肚子上。

只是淡淡的說:「凌晨,你媳婦不懂事,你怎麼也不懂事,今天中午,你們就應該回來吃飯,好在有夏兒在,我才沒有那麼心寒。」

其實凌夫人是含沙射影指秦沫沫沒家教。

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,秦沫沫除了一條簡訊,什麼也沒有,還像話嗎?

但是她卻不知道,秦沫沫也很想參與,只是凌晨沒帶她去而已。

然而,讓秦沫沫事後用嘴巴來討好人,這種事情,她又做不出來。

凌晨聽著凌夫人的話,正準備回話時,凌夫人突然轉身盯著秦沫沫的肚子,滿臉疑惑。

她問:「沫沫,你都快四個月了,怎麼這麼肚子還沒夏兒肚子大?」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