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.第99章 神魂顛倒【1更】

發佈時間: 2021-08-18 04:59:21
A+ A- 關燈 聽書

蕭夏見凌夫人說她肚子大,不開心了,連忙撒嬌解釋:「伯母,哪有,我又沒懷孕。」

但是她話一脫口,立即發覺事情不對了。

接著,她死死盯著秦沫沫的肚子,這女人快四個月了,怎麼這麼瘦,一點都像有孩子的跡象。

蕭夏緊皺著眉頭,心想,難道秦沫沫的孩子上次沒了嗎?

可是不會啊!凌晨不是說孩子沒有問題嗎?

她越想越不對,越看越覺得秦沫沫肚子里沒有孩子。

於是,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,走到秦沫沫身邊,彎下腰,伸出右手,毫不客氣摸在秦沫沫的肚子上。

她觸摸秦沫沫肚子的時候,感覺手感不對。

她摸過孕婦的肚子,孕婦的肚子一般很硬,但秦沫沫的肚子軟綿綿的,摸上去很舒服。

秦沫沫見狀,滿臉通紅,立即把蕭夏的手推開。

蕭夏看著秦沫沫的反映,越來越模糊,她試探性的問:「秦沫沫,你孩子呢?怎麼沒了?」

她這話一說,凌夫人臉色大變,病怏怏的模樣立即轉成驚嚇。

她扭過頭,目不轉睛盯著秦沫沫,一副在待她解釋的表情。

秦沫沫看著凌夫人的眼神,嚇得直冒冷汗,兩隻小手,情不自禁又擰到一塊。

凌夫人見秦沫沫好似緊張,她命令道:「秦沫沫,站起來。」

秦沫沫聽著凌夫人的命令,嚇得「咻」一直站起來。

凌晨坐在她的旁邊,就在秦沫沫站起來那一刻,他拉著她的手,又把她拽到沙發上座著。

本來凌晨是想把蕭夏打發走,再坦白假孕一事,因為怕蕭夏在一旁火上澆油。

但是他錯過了解釋的最好時機。

於是,只見他假裝平淡的說:「媽,沫沫沒有懷孕。」

凌夫人聽著凌晨的話,剛剛端起來的一杯茶水,「砰」一聲摔至地上,摔得粉碎。

如果她沒有聽錯的話,凌晨剛才是說秦沫沫沒有懷孕。

她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問題了,他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,詫異的盯著凌晨問:「你說什麼?」

凌晨深吸一口氣,咬了一下下唇瓣,解釋:「上次在醫院,醫生檢查說,沫沫沒有懷孕,是患了假孕症。」

凌夫人聽著凌晨的解釋,眼前一黑,「duang」一下猛然坐在上沙發上。

馬上,只見她捂著胸口說:「夏兒,葯,把我的葯拿過來。」

蕭夏聽著凌夫人的吩咐,抬起頭狠狠的瞪了秦沫沫一眼,那眼神恨不得要將她生吞活剝。

接著,她快速跑到客廳里的深木色置物櫃里,拿出來一瓶藥丸,回到凌夫人的身旁。

此時,蘭姨已經把溫水送過來了。

蕭夏端起水,連忙喂凌夫人吃藥。

凌夫人坐在沙發那一刻,秦沫沫緊緊把眼晴閉上了,她不敢去看凌夫人。

不過,凌夫人沒有被她嚇昏過去,她已經十分慶幸了。

但是她也知道,接下來就是她最難面對的時候。

沙發上,凌夫人吃過葯,一邊撫摸著自己的胸口,一邊直勾勾的瞪著秦沫沫。

假孕症?假孕症?這是忽悠誰呢?說出去笑死人,誰會相信秦沫沫是患了假孕症,假孕還差不多。

凌夫人一邊平緩自己的情緒,一邊怒視秦沫沫。

她現在是因為太生氣,沒辦法說話,如果可以,她會立馬讓秦沫沫滾,永遠不要出現在她的眼前。

這種女人,為了嫁入豪門,不折手段,假孕症?虧她想得出來,以為她是傻子嗎?

憑藉幾分姿色把凌晨搞得神魂顛倒,以為她會信她滿口荒唐的謊言嗎?

凌夫人氣順過來之後,渾身發抖,她期盼了這麼久的孫子,既然只是一場空歡喜。

她感覺自己和凌晨都被秦沫沫耍了。

她之前還以為秦沫沫傻乎乎,挺單純,沒想到她比孟夕顏還要惡劣。

至少孟夕顏沒有用這麼卑劣的手段逼婚。

現在,在凌夫人的眼裡,秦沫沫就是占著漂亮,假借懷孕逼凌晨結婚。

她完全把凌晨想成白痴,凌夫人忘了是凌晨主動要娶秦沫沫,秦沫沫可沒主動說過半個字要嫁他。

待她情緒稍微平穩一些的時候,她伸出右指,指向秦沫沫,對凌晨說:「離婚,馬上離婚,這種不要臉的女人,站在我家裡,我還嫌她髒了我的地磚。」

凌夫人對孟夕顏都沒有生過這麼大的氣,這次她真的被秦沫沫氣到了。

黑龍小說網 www.dargon168.com

秦沫沫聽著凌夫人的罵聲,莫名就委曲了,雖然她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但是被凌夫人罵的時候,她真的覺得很委曲。

對於她沒懷上孩子的事情,她很抱歉,可這事也不是她願意的,更不是她為了嫁給凌晨使的手段。

蕭夏本來想火上澆油罵秦沫沫幾句,但是看她低著頭,眼淚滴在抓著衣扁的手背上,她也懶得罵了。

畢竟,這些日子和她抬扛習慣了,而且憑她對秦沫沫的認識,感覺秦沫沫不像這麼心機深的女生,可能真的只是假孕症而已。

於是,她拍著凌夫人的背安慰:「伯母,彆氣了,別傷了自己的身體,為這種人不值得。」

蕭夏的舉動讓凌晨詫異了,他本來以為蕭夏會落井下石,沒想到她沒在這個時候倒幫忙。

凌晨深吸一口氣,安慰:「媽,我和沫沫都還年輕,以後還有機會。」

凌夫人卻看著秦沫沫,冷笑著問:「秦沫沫,你騙得了凌晨,以為騙得過我嗎?你以為我會信你只是假孕症嗎?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一副心機滿滿的女人,其實你早就知道自己沒懷孕吧!所以才會亂吃東西,才會三番五次跌倒進醫院,你是不是想藉機流產,然後沒落成,所以才拿假孕症來說事?」

秦沫沫聽著凌夫人的推理,一頭霧水,她是有亂吃東西,但真的只是嘴饞,管不住。

而且她並沒有故意摔倒,想用流產躲過一截。

她覺得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
也對,像凌晨這麼優秀,這麼有錢的男人,天底下的女人當然都千方百計想嫁給他。

但是她秦沫沫發誓,絕對沒有用什麼卑劣的手段。

而且,也不是她主動找凌晨的,是凌晨在小米花店把她帶走的。

秦沫沫著實委曲了,兩隻小手緊緊捏成拳頭。

【下一節沫沫要爆發了哦!】